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美關係

中美貿易戰,不要把對方逼入牆角

孫興傑、張驍虎:競爭止於貿易戰且最終結束貿易戰,既應該是中美兩國的追求,也應該是管控中美關係的底線。

隨著中美雙方互相加徵關稅,半年多來通過協商解決分歧的勢頭似乎在逆轉。從貿易摩擦到貿易戰,雖然只是稱呼的差別,但反映了這場貿易爭端的性質悄然發生變化。中美貿易戰是經濟戰,不是軍事戰,考驗的是雙方戰略迂迴和進行合作的能力。就像拳擊台上的兩個拳手過招,逼入牆角的時候,一方的優勢會激發另一方絕地反擊的勇氣。

在當前貿易戰的氣氛之下,升級貿易戰的趨勢比較明顯,尤其是美國一方。一是特朗普式的「交易藝術」,在處於形勢比較好的時候,提高要價,進行威脅。二是美國國內的選舉氣氛越來越濃,中國議題正在成為美國選舉政治中最重要的外交議題。在選舉動員中,口號滿天飛,參眾兩院的民主黨領袖批評特朗普對中國不夠強硬,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也大抵如此。三是美國對華政策的驅動力在發生變化,從商業利益的追求開始向意識形態轉變。農業是受貿易戰影響最為明顯的行業,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我們的農民是偉大的愛國者,將成為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的最大受益者之一」。特朗普競選團隊的媒體主任蒂姆•穆爾托在一份聲明中說:「農民是愛國的,並且明白有人必須最終要求中國負責……農民理解這場戰爭的長期性。」

中美貿易戰也刺激了中國國內「反美」的情緒,甚至勾起了「抗美援朝」的歷史回憶。不過,當前中美關係的性質不同於「冷戰」期間的陣營對壘。上世紀中葉,中美對抗了20餘年。1972年中美關係正常化,1979年中美建交,如鄧小平所言,發展中美關係是從全球戰略進行考量的。中美建交40年來,雙邊關係的性質、結構與議題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中美關係越來越帶有體系性特徵。中美關係已經遠遠超出兩國的範疇,成為全球經濟中最重要的關係。中美兩國都是自帶系統的大國,兩國關係的發展與全球戰略穩定和經濟繁榮息息相關。中美貿易戰所帶來的必然是全球性利益分配格局的變化。在貿易「戰」的主題之下,雙方有可能只是關注相對收益,但中美關係處於全球舞台的中央,中美雙方的損失與收益並不是在雙方之間進行分配,而是在全球範圍內分配。比如加徵關稅只是意味著各自的商品價格將提高,市場還是需要尋找替代選擇。而這個「尋找」的過程,雙方都需要付出更大成本。

中美關係改善與中國對外開放是同步進行的。中國融入到世界經濟體系之中,釋放了巨大能量,尤其是加入WTO後的十年里,中國成為世界貿易大國。中美雙方貿易量巨大,被認為是雙邊關係的壓艙石,而中美貿易的形態也發生了根本變化,那就是從成品貿易向中間品貿易轉型。中美是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和價值鏈體系中的關鍵環節,兩國之間的相互依賴是深層次和複合性的,無論關稅還是行政禁令,都與中美經濟新結構無法匹配。以華為為例,美國商務部將華為列入進口管制的「實體清單」後,作為華為供貨商的高通、博通的股價出現了大幅度下跌。從供應鏈的角度而言,華為作為全球性供應鏈的組織者,其影響已不局限於中美兩個國家。華為佔全球電信設備市場的份額已經達到28%,獲得的5G合同也超過了其他企業。在電信設備行業,華為已經處於全球巨頭行列,美國對華為的遏制猶如抽刀斷水,不會有效果。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