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美貿易戰

貿易是美中衝突的第一槍

斯蒂芬斯:美中貿易戰令人不安的一點是,這只是一個開始。對華鷹派已經把目光投向關稅以外的問題,他們希望美中經濟脫鉤。

美中貿易戰令人不安的一點是,這只是一個開始。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念念不忘貿易平衡和關稅。這位美國總統留戀上世紀50年代,當時美國工業所向披靡。然而,對華盛頓日益壯大的對華鷹派陣營而言,重新設定貿易條件只是第一槍。

在美國和中國談判代表最近嘗試、但結果未能達成貿易協議之際,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在訪問倫敦。他給特里薩•梅(Theresa May)政府傳遞的訊息?如果允許中國的華為(Huawei)參與建設英國的5G通訊網路,你們就可以與英美特殊關係說再見了。

回到華盛頓,特朗普宣布了新措施,實際上禁止華為向美國市場銷售技術設備,還可能阻止華為從美國供應商購買對其製造的產品至關重要的半導體器件。

在6000英里以外,美國軍艦正在南中國海航行。帶領日本、菲律賓和印度軍艦的美國海軍,舉起了另一面標語。只要中國將有爭議的岩礁改造成軍事前哨陣地以聲索對南海的主權,美國就會進行更多的「航行自由」(freedom of navigation)巡邏作為回應。

與此同時,知名共和黨人正在向一個新的反北京遊說團體提供支持。「當前危險委員會:中國」(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令人想起當年針對蘇聯的冷戰。德克薩斯州參議員特德•克魯茲(Ted Cruz)、佛羅里達州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以及眾議院前議長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等人都在呼應該委員會的警告,即中國開啟了一場新的軍備競賽。

特朗普表示,他希望在下月的20國集團(G20)日本峰會上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化解貿易問題上的分歧。對華鷹派人士已經把目光投向關稅以外的問題。他們基本上希望美中兩國的經濟脫鉤。

美國總統已向這個方向採取一些行動,包括收緊對中資投資於美國經濟敏感部門的控制,並對在美國高校留學的中國學生出台新的限制。對於有關高關稅打擊在華設廠的美國企業的抱怨,特朗普的答案直截了當:把生產遷回國內。分離美國和中國的供應鏈,將恢復國家獨立。

直到不久以前,中國還只是被視為一個不按牌理出牌的經濟競爭對手。它通過操縱貿易和投資規則,迫使西方合作夥伴轉讓技術並竊取智慧財產權來欺騙整個體系。在美國,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普遍對這類做法感到憤怒。歐洲人對中國的限制性投資條件和不對稱貿易規則表達了同樣的憤怒。

貿易敘事現在被歸入一個更令人震驚的矛盾。經濟問題已經與地緣政治攪在一起。在白宮和國會圈子的幾乎每一個角落,你都可以聽到這樣的觀點:中國不僅是一個危險的經濟競爭對手,還是一個撲面而來的關乎美國生死存亡的威脅。北京方面也許沒有當年蘇聯那樣的意識形態野心,但它確實威脅到美國的優勢地位。要應對這一挑戰,需要的不僅僅是一個公平的貿易環境。

特朗普的《國家安全戰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和五角大樓制定的國防戰略預示了這一轉變。第一份文件說道:「中國正在利用經濟誘惑和懲罰、影響力行動,以及隱性的軍事威脅來說服其他國家服從其政治和安全議程。」對於南中國海:「中國已經發起一場快速的軍事現代化行動,旨在限制美國進入該地區,同時在那裡為中國提供更自由的行動空間。」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