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美貿易戰

如何解讀特朗普貿易政策的反覆無常?

FT社評:特朗普似乎有著一系列相互衝突的動機,不能簡單地把特朗普的好鬥程度與標準普爾500指數的變動掛鉤。

試圖預測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貿易政策動機或許是徒勞的。然而,對於投資者而言,這是一項痛苦但必要的任務。

上周,特朗普似乎突然逆轉了有關中美雙邊貿易協議前景的走向。之前預測協議即將達成的各個市場感到震驚,股價大幅下挫。協議不僅不會很快達成,貿易緊張局勢還會升級,新一輪關稅的威脅懸在人們頭頂。

目前,特朗普的貿易戰還沒有對美國或全球宏觀經濟造成災難性影響。現在,以下三者出現嚴重脫鉤:談判桌上的紛爭、股市中的嘈雜聲,多數情況下還有迄今為止實體經濟出現的變化。

上周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過去幾天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4月,美國工業生產意外疲弱,下滑0.5%,而經濟學家的平均預測為增長。4月零售銷售也出現下滑。但在此之前,零售銷售在3月出現18個月以來最大單月增幅,今年第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快速擴張。

中國4月的零售銷售也表現不佳,在截至今年4月的12個月里,中國零售銷售出現近16年來最慢增速。就像在美國一樣,工業生產也遜於預期。另外,對全球貿易整體滑坡的擔憂因德國的消息有所緩解:這個歐元區的出口引擎原本預計可能會因為跨境貿易收縮而受損,實際上卻避免了衰退,今年第一季度GDP增速達到0.4%。

事實是,很難說目前採取的貿易措施與全球經濟中發生的種種事件有何聯繫。然而,投資者擔心白宮激進貿易行為升級是正確的。這些好壞不一的滯後數據或許只是反映出貿易戰對增長的衝擊存在滯後,而並不表明衝擊根本不會出現。全球貿易體系被嚴重擾亂時,GDP幾乎不可能不受到嚴重影響,因為企業要調整業務,供應鏈要重新搭建。

因此,如果市場感覺全球經濟掌握在漠視貿易正常運轉的決策者手中,市場當然會做出糟糕反應。特朗普似乎有著一系列相互競爭而且經常相互矛盾的動機(這些動機兩兩相抵後的凈影響可能迅速變化),包括降低雙邊赤字、表現出對中國(以及歐盟和日本等其他貿易夥伴)強硬、被視為交易高手、保持股價高漲以及隨之而來的人氣。或許,其中最具破壞性的可能性是特朗普單純地喜歡進口關稅本身,而且認為關稅必然是對貿易夥伴徵收的一種稅,從而必定有利於美國。

所有這些應該都給那些上周被打個措手不及的投資者上了有益的一課,他們在美中協議達成之前就提前把這件事打入價格了。特朗普的舉措可能不是完全隨機的,但如果認為關於他政策舉措的預測都有很大的概率實現,你就要付出代價了。市場喜歡遵從簡單的交易規則,例如把特朗普的好鬥程度與標準普爾500(S&P 500)指數的變動掛鉤。這種單維度的分析迄今從沒有成立過。除非特朗普的性情發生巨大變化,否則它永遠不會成立。

譯者/梁艷裳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