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朝鮮

美朝關係已重回「冷戰」態勢

孫興傑:朝鮮一周內發射兩次導彈,尤其是第二次基本觸及到了中遠程導彈的底線,美國非常可能逆轉美朝關係。

進入5月,朝鮮在六天里進行了兩次武器發射,進一步說就是短程導彈的發射。5月4日朝鮮發射了多個飛行物,韓國方面認為是新型戰術制導武器,朝鮮方面最後也確認是大口徑遠程火箭炮和「戰術制導武器」。美國方面的反應則頗令人玩味。第一次發射之後,國務卿蓬佩奧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認為朝鮮並沒有發射彈道導彈,特朗普在推特上的回應也是比較溫和的。5月9日,朝鮮發射了兩枚射程接近500公里的導彈後,特朗普認為,沒有誰對朝鮮的行為感到開心,同時也認為朝鮮沒有準備再進行談判。

在河內峰會失敗之後,朝核外交進入了一個分叉口,美朝關係正在進入一個新的輪迴。但是,與前幾次美朝之間就核問題進行的接觸不同的是,當下的美朝關係具備了明顯的「冷戰」邏輯。

如果將美朝關係視為一種「冷戰」的重現,可能有些牽強,畢竟朝鮮和美國並不是一個量級的選手,但不可否認的是,美朝關係具有鮮明的「冷戰」特性。第一,美朝之間的意識形態對壘是非常強烈的,可以說這種對立並沒有超越「冷戰」,美國作為「冷戰」的贏家,並沒有改變自己,沒有像福山說的那樣「歷史終結」;朝鮮三代領導人的基本思想意識具有很強的連續性和傳承性。第二,美朝之間的對抗態勢並沒有改變,美韓軍事同盟的首要功能還是防範和制衡朝鮮,這一基本態勢並沒有隨著美朝首腦接觸而改變。第三,朝鮮依然孤立於世界經濟之外,雖然去年七屆三中全會已經做出了國家戰略重心的調整,但並不意味著朝鮮要融入到世界市場經濟體系之中。第四,至關重要的是,朝鮮事實上擁核,2017年11月進行的遠程導彈發射,意味著美朝關係具有核威懾的性質。

從去年美朝關係緩和以來,特朗普和金正恩進行了兩次舉世矚目的會晤,但美朝關係的基本態勢並沒有發生重大變化。當然,從外交局面來說,朝鮮外交有了質的變化,形成了比較活絡的外交氣氛,但是,外交終歸還是要為國家利益去服務的。美朝關係的基本結構之下,外交是通往朝核問題的解決,還是通往各自國家利益的實現呢?「冷戰」的根本邏輯就是生存,通過漫長的戰略博弈最終贏得勝利,因此「冷戰」具有體系性對抗的特徵,代表生死存亡的終極考驗。體系性對抗在美蘇「冷戰」期間最為典型,美朝關係是不是也具有這樣的特性呢?在擁核之前,朝鮮手中籌碼有限,無法與美國進行核武方面的博弈;2017年之後,朝鮮不再是體系內的小兄弟,而是獨當一面,至少朝鮮的自我認知是軍事大國。由此帶來的結果是,朝鮮越來越認為或者呈現出與美國進行對等博弈的特徵,並不是說核問題是美朝之間的問題,而是說因為核武器,美朝關係越來越具有戰略上的平等性。朝鮮自己就是一個體系,當然,朝鮮也必須經受國際體系的多重壓力。

「冷戰」並不是目的,而是一種狀態,最終的結果還是零和博弈,一方搞垮另一方。因此,生存是「冷戰」的第一優先目標,至於經濟繁榮則是次一等的目標。在美朝談判過程中,特朗普不斷強調,朝鮮擁有巨大的經濟潛力,如果朝鮮無核化將會成為一個繁榮的國家。但在生存邏輯之下,核武器就是目的而不是手段。朝鮮的生存邏輯與特朗普的發展邏輯,不但不在同一基調,而且簡直可以說是雞同鴨講。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