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聯儲

貿易戰和低通脹考驗美聯儲

戴維斯:美聯儲仍認為貿易戰對美國經濟的直接影響不嚴重,通脹走低也是暫時的。但這兩個因素的前景均不樂觀。

在5月1日的最新新聞發布會上,美聯儲(Fed)主席傑伊•鮑威爾(Jay Powell)撤回了鴿派言論的一個重要部分,此舉令市場感到意外,這些鴿派言論自1月初以來一直支撐著風險資產。

鮑威爾當天發出的主要訊息是,外國經濟事件(特別是中國)導致的經濟下行風險減弱,核心通脹最近出現低點只是暫時的。在記者反覆提問下,他仍拒絕給出有關降息哪怕得到些許討論的任何暗示。

儘管如此,市場情緒仍對美聯儲下一步舉措將是降息的可能性保持極度開放。在《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對美國經濟預測機構的最新調查中,微弱多數的人認為,下一步將是降息,而且將在今年年內。

另外,聯邦基金市場的期貨價格顯示,到2020年底,政策利率將下降大約0.5%,比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最新預測中值低出0.9%。

因此,美聯儲關於政策利率下一步動向的謹慎態度似乎並未被市場完全接受。為什麼呢?

有兩個主要因素在影響市場情緒:對貿易戰重燃的擔憂,以及相對於美聯儲通脹目標發展框架較低的最新通脹數據。

美國新關稅政策的影響

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將針對2000億美元進口中國商品的關稅從10%上調至25%,這一決定正在實施。針對剩下的3250億美元的進口中國商品加徵關稅(10%至25%)的進一步威脅已在準備中,真正實施需要兩三個月。

美聯儲對這個消息的最初反應可能是謹慎和有所保留。在最近的演講和會議記錄中,FOMC領導層一直認為,迄今宣布的關稅措施對經濟的直接影響不是很嚴重。特別的,他們從未將加徵關稅可能帶來的通脹影響視為改變貨幣政策的理由。

在增長問題上,他們認為,對貿易流動的直接影響可能不大,但他們警告稱可能對企業信心造成衝擊,暗示對增長的更大影響可能會在未來幾個季度顯現。

對目前正在考慮中的所有其他關稅措施的影響的獨立評估,得出的結論往往是,其影響將在兩年內拖累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下滑大約0.4%,同期美國通脹將上升大約0.2%至0.4%。在不考慮中國企業和消費者信心受到的負面影響或者中國放鬆宏觀政策以抵消這種影響的情況下,這些評估通常顯示中國GDP受到的影響是美國的兩三倍。

在美聯儲的政策利率不發生任何變動的情況下,這些影響可能是可控制的,不過對於政策傾向的前瞻指引可能會變得更為溫和。只有股市大幅持續下跌(例如下跌15%至20%),才能使全球貨幣狀況收緊到足以促使FOMC真正降息。只要失業率遠遠低於均衡水平,降息就可能被視為最後手段。

通脹因素

第二個可能會讓較鷹派的美聯儲轉變態度的是「低通脹」。核心個人消費支出指數(PCE)和消費價格指數(CPI)都接連出現了幾次讓人意外的下行。

鮑威爾在他的新聞發布會上堅定地認為,這些意外是由於暫時性因素引起的,特別是去年股市下跌,降低了通脹指數中的資產管理價格。他在這點上顯然是正確的,但支點資產管理公司(Fulcrum)的通脹模型現在顯示,今年的通脹率將比美聯儲2%的通脹目標足足低半個百分點。

更重要的是,模型預測明年通脹將再次達不到目標,因為低通脹往往具有持續性。這可能最終削弱美聯儲對於通脹將達到目標的信心,特別是在目標本身實際上被上調的情況下,在今年晚些時候對政策框架進行評估後,通脹目標的定義將變為長期通脹均值。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