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思想市場

歡迎品嘗自由主義「自助餐」

赫拉利:民粹主義和威權主義想要取用自由主義的一些要素,而將其餘部分拋棄,這種做法可能讓自由主義徹底崩潰。

在20世紀,有三大理論曾試圖解釋整個人類歷史,並為世界的未來提供一個願景。

法西斯主義將歷史解釋為不同國家之間的鬥爭,並設想由一個族群統治全世界,這個族群以暴力征服其他所有族群。共產主義將歷史解釋為不同階級之間的鬥爭,其設想的世界是:所有群體都由一個中央集權的社會體系團結在一起,這個體系確保了平等,即使是以犧牲自由為代價。

自由主義將歷史解釋為自由與暴政之間的鬥爭,並將世界設想為:所有人都能自由、和平地合作,將中央集權程度控制在最低,即使以產生一些不平等為代價。

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冷戰將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的願景淘汰出局,留下自由主義作為指引我們理解人類歷史的主導理論、和引領我們走向未來不可缺少的指南——至少看起來如此。現在,民粹主義者和威權政權對自由主義的關鍵要素髮起挑戰。自由主義是否會同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一樣,也被掃進歷史的垃圾箱?

截至2019年,這個問題還很難有答案。毫無疑問,自由主義正處於危機之中,但沒有哪個政權願意完全放棄自由主義。相反,我們正在見證從「自由主義套餐」向「自由主義自助餐」的轉變。當前的事態之所以令人費解,部分原因是自由主義從來就不是由單一要素組成。

自由主義珍視自由,但自由在不同情景中有不同的含義。對一個人來說,自由主義意味著民主和法治。另一個人可能認為,自由意味著全球化、私有化、小政府和低稅收。第三個人將自由主義與槍支管制和同性婚姻聯繫在一起。巴西總統雅伊爾•梅西亞斯•博索納羅(Jair Messias Bolsonaro)是自由主義者嗎?對於這個問題,你會從LGBT(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與跨性別人士)活動家和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那裡得到截然不同的答案。

簡而言之,自由主義包括6大要素。在經濟領域,它支持國家內部的自由市場和國家之間的自由貿易。在政治領域,自由主義者支持國家內部的自由選舉和國家之間的和平合作。在私人領域,自由主義捍衛國家內部的個人自由和國家之間的自由遷移。

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初,人們普遍認為,所有6大要素之間都存在緊密而不可或缺的聯繫。如果一個國家想要享用自由主義套餐中的一道菜,比如經濟自由化,它別無選擇,只能將套餐中的其他菜品一併勾選。你不能只點一道菜而放棄其他幾道,因為任何一個領域的進步都需要並刺激其他領域的進步。民主對自由市場的成功至關重要;個人自由對民主不可或缺;而自由市場反過來又會促進個人自由。

儘管當今世界上許多民粹主義和威權主義政權都將自己描述為「反自由主義」,但沒有一個政權將自由主義全盤拋棄。相反,他們只是拒絕接受套餐方式,想從自由主義的自助餐中挑選自己喜歡的菜品。因此,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強烈支持美國國內的自由市場,同時卻抵制全球自由貿易。中國支持自由貿易,其「一帶一路」倡議(BRI)是有史以來最雄心勃勃的全球基礎設施項目之一——但它對自由選舉的熱情卻低得多。

義大利政府花大力氣讓歐洲對移民關上大門——但同時卻鋪紅毯歡迎「一帶一路」倡議。英國退歐派堅持民主,但他們不信任國際合作。匈牙利的歐爾班•維克托(Viktor Orban)將自己的政權定義為「非自由主義民主」,並聲稱,在削弱個人自由的同時,也可以舉行自由選舉。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