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美貿易戰

美國是貿易修正主義國家

拉赫曼:中美對世界秩序各懷不滿,它們的不滿互為鏡像,一方希望改變戰略秩序、維持經濟秩序,另一方恰恰相反。

中國和美國都不滿意當前的世界秩序。它們的不滿有著截然不同的性質。但這兩個國家彼此衝突的野心導致了一場貿易戰,這場貿易戰對全球化造成了威脅。

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認為的問題是,世界經濟體系的運作方式極大地不利於美國。這位美國總統抱怨說,「全球主義」幫助中國崛起,卻以犧牲美國的利益為代價——破壞了美國的繁榮及其在全球的支配地位。正是這種觀點促使特朗普上周做齣戲劇性決定,將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的加徵關稅稅率從10%提高至25%。

對習近平來說,當前世界秩序的問題是美國的政治和戰略主導地位。習近平明確表示,他希望自己的國家取代美國成為亞太地區的主導力量。許多支持習近平的民族主義者目標更高,公開表示希望中國成為佔主導地位的全球大國。習近平清楚地知道,全球化對中國過去40年來的崛起至關重要。因此他決心維持當前的貿易模式。

兩位領導人對世界體系的抱怨因此互為鏡像。習近平希望改變世界的戰略秩序,為此,他需要維持其經濟秩序。特朗普想要維護戰略秩序,為此,他需要改變經濟秩序。

因此,美國和中國都是修正主義國家。同時二者還都是希望維持現狀的國家。美國想維持地緣政治的現狀,因此它成為經濟領域的修正主義國家。中國是地緣政治的修正主義力量,因此它想在貿易領域維持現狀。

但北京和華盛頓的互為鏡像也意味著對全球化的看法趨同。這兩個國家的行動表明,他們基本上同意現行體系對中國比對美國更有利。雖然許多經濟學家不同意這種觀點,但現在這似乎是美國的共識政治立場。美國參議院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發表推文,支持特朗普政府在貿易領域與中國對抗的政策。

然而,無論是在華盛頓還是在北京,希望當前貿易爭端以締結協議結束的溫和派與樂見貿易關係持久破裂的激進派之間存在分歧。

特朗普政府中的保護主義激進派認為,中國的政治和經濟模式從根本上不利於美國的利益。他們希望「重建」高關稅壁壘背後的美國經濟。對那些持這種觀點的人來說,保留當前全球化的世界貿易體系本質的妥協協議將是一場失敗。

在中國方面,鷹派人士認為貿易爭端是讓中國減少對外國技術依賴的機會。熱心的民族主義者也將特朗普政府的貿易立場解讀為美國衰弱的證據。他們認為,正確的回應將是北京努力創建以中國為中心的世界秩序。

美國和中國的民族主義者日益好戰的態度看起來就像是「修昔底德陷阱」的一個例證。哈佛大學(Harvard)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指出,在整個歷史長河中,像中國這樣的崛起大國經常與美國這樣的老牌大國爆發戰爭。艾利森使「修昔底德陷阱」成為一個著名的概念。

但目前的美中衝突是一場貿易戰,而不是軍事對抗。在貿易方面,正是美國試圖推翻現有體系。這讓習近平面臨艱難的戰術選擇。為了維護促進其崛起的經濟體系的本質,中國是否應該做出痛苦、甚至是羞辱的讓步?

中國人非常注意1985年《廣場協議》(Plaza Accord)這個先例——當時在美國的強大壓力下,日本同意對本國貨幣重新估值。許多中國人認為,回頭來看,《廣場協議》代表了美國阻撓日本崛起的企圖得逞。

特朗普政府面臨著另一種兩難困境。美國是否應該施加最大壓力,以便最終達成一項「大協議」來解決當前體系的缺陷?或者如果未能阻止中國的崛起,貿易戰中取得的局部勝利實際上等於失敗嗎?

出於個人脾性和政治利益,特朗普可能仍然站在交易者一邊。他也仍然極為珍視與習近平的友誼,他最近讚揚了從習近平那裡收到的一封「漂亮的信」。

然而,領導者之間關係密切並不能保證雙方可以避免衝突。在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前的七月危機中,德皇威廉(Kaiser Wilhelm)和俄國沙皇尼古拉斯(Tsar Nicholas)互通了許多友好的信件和電報。但這並沒有阻止兩國陷入衝突。同樣,美中貿易戰現在有可能升級到脫離兩國領導人控制的程度。

譯者/裴伴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