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美貿易戰

美國鷹派力量得勢引發擔憂

美國朝野鷹派日益得勢引發美國其他貿易夥伴、尤其是歐盟、日本和韓國的擔憂,也讓全球多邊貿易體系岌岌可危。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五決定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提高關稅(中國昨日宣布了反制措施),密切關注其影響的不僅僅是華盛頓和北京。

在特朗普上任後的28個月里,全球各地負責經濟事務的外交官和官員一直在艱難地處理與美國政府的貿易關係。而對華貿易緊張關係升級引發了他們的如下擔憂:自己可能成為下一個靶子。

顯然,在貿易政策方面,美國朝野鷹派人士正在得勢。令人擔心的是,白宮可能會將更激進立場擴大到其他靶子身上,甚至不惜傷害美國最親密的盟國和多邊貿易體系。

到目前為止,人們一直希望,特朗普只是喜歡利用威脅來獲得談判中的籌碼,但不想真正玩過火。許多人以為,將中國輸美商品的稅率提高至25%太過冒險——即使對特朗普來說也是如此——他們現在將重新調整在其他貿易戰役中的預期。

以下是三個值得關注的主要領域。在每一個領域,我們都概述了最壞的情景——不能排除其發生的可能性。

一、汽車關稅

特朗普必須於本周四就如何處理美國商務部那份未公開發布的報告——外界預計報告會說汽車進口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作出決定,該報告給特朗普提供了用關稅打擊汽車進口的法律依據。

這種可能性主要在歐盟、日本和韓國引發深切擔憂,因為這些國家和地區的汽車製造商將受到最嚴重的衝擊。此前外界認為,此舉對經濟的影響非常嚴重,所以,美國總統不會採取這一措施(美國國內也沒有什麼政治力量支持汽車關稅)。

特朗普可能就這一問題與相關國家展開談判,給出6個月的時間來作決定。但更激進的措施將是加徵關稅,但暫時給予豁免,讓東京、布魯塞爾和首爾方面頭頂上懸著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即便是現在也沒有人預期,美國會立即採用汽車關稅這一『核武級』選項,但如今我們不再能將這種可能性排除在外。

二、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

在阿根廷舉行的20國集團(G20)峰會的間隙,特朗普與加拿大總理賈斯廷•特魯多(Justin Trudeau)和時任墨西哥總統恩里克•培尼亞•涅托(Enrique Pena Nieto)大張旗鼓地簽署了NAFTA的修訂版——《美墨加協定》(USMCA)。

但由於國會中民主黨人和部分共和黨人的抵制,特朗普難以讓國會通過自己的立法成果。正常情況下,他可能會回應國會的保留意見,包括要求他取消對鄰國的鋼鋁產品加徵的關稅。但與中國關係的最新進展將引發人們擔憂:如果他不能如願,他將更加明目張胆,並威脅作出讓美國退出目前的NAFTA這一代價高昂的決定。

三、拋棄世界貿易組織(WTO)

特朗普宣稱美國應該退出WTO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與中國談判形勢的惡化可能重啟這種可能性。在一個關稅不斷上升、對中國的制約越來越少的世界,WTO可能是讓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重新對話、並按規則行事的一個最合適的平台。

但美國不太可能這麼看。相反,特朗普很可能會認為WTO制約了他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爭的能力,與其呼籲這個總部位於日內瓦的機構改革,或許不如決定乾脆完全取消對WTO的支持。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