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印度

中國企業出海印度,如何提高生存率?

胡劍龍:兩位領導全球社交媒體的年輕人,Facebook的扎克伯格和字節跳動的張一鳴,可能需要重溫老安巴尼的訓導,學習如何與印度政府打交道。

「您成功的一大原因,就是善於適應外部環境,怎麼做到的?「

1980年代末,《今日印度》的記者將這個問題丟給老安巴尼——印度的石油巨鱷,信實集團的掌舵者。

「最重要的外部因素是印度政府,你得把自己的想法裝到政府腦袋裡。這是最重要的。」

信實集團的成功裂變,證實老安巴尼的老辣。他的兩位兒子繼承衣缽後,信實王國一路擴張,如今已橫跨油氣、傳媒、娛樂、電信、銀行等眾多毫不關聯的產業。

對於兩位領導全球社交媒體的年輕人,Facebook的扎克伯格和字節跳動的張一鳴,可能需要重溫老安巴尼的訓導,學習如何與印度政府打交道這門技藝。

在4 月 24 日的一次電話會議上,扎克伯格又和印度政府杠上了。他重申,Facebook反對數據本地化,尤其是那些法治不健全的地方。「在有些國家,用戶數據可能得不到保護,因此我們不會在這些國家存儲數據。這些國家法治薄弱,政府也可能強行訪問數據。」

儘管沒有點名,但不難判斷,扎克伯格說的就是與Facebook齟齬不斷的印度政府。後者一度威脅,關閉Facebook旗下的Whatsapp。

同一天,萬里之外的印度南部城市金奈,一場決定TikTok(抖音國際版)前景的聽證會正在進行。4月中旬,應印度一家地方法院的要求,谷歌和蘋果的應用商店將TikTok在該地區下架。這一度令在國外高歌猛進的TikTok倍感壓力。

聽證會在傍晚結束,TikTok大鬆一口氣,法院決定取消下載禁令。5月6日,TikTok在印度恢復下載。

自劍橋事件爆發後,歐美政府開始不斷收緊對社交媒體的監管。而Facebook和TikTok在印度的遭遇,則昭示在新興市場,尤其是亞洲的政策風險。

而東南亞和南亞則是中國直播、短視頻出海大潮的熱門目的地。以印度為例,2018年在當地排名前一百位的應用中,44個來自中國,相當一部分是中國輸出的直播和短視頻產品。TikTok的案例,也給出海企業提供了檢視自己國際化方案的機會。

出海印度

相比BAT,只有7歲的字節跳動選擇了一條更執著也更艱難的出海之路。TikTok的成就與麻煩,都來於此。

2015年的烏鎮互聯網大會上,張一鳴發表自己的「國際化宣言」。他說,「中國的互聯網人口,只佔全球互聯網人口的五分之一,如果不在全球配置資源,追求規模化效應的產品,五分之一,無法跟五分之四競爭,所以出海是必然的。」

印度很早進入張一鳴的視線。2016年底,字節跳動以2500萬美元注資Dailyhunt ,它被稱為印度版「今日頭條」,其實勉為其難,它只是印度主流報刊的聚合,沒有形成今日頭條上的生態。

Dailyhunt位於印度班加羅爾的Koramangala區,筆者也寄居於此,居所與Dailyhunt的辦公室不到一公里。此後的大半年,字節跳動的團隊不斷拜訪這裡。

不過,張一鳴押注印度,可謂已勝半籌。自2016年起,中國的社交產品,尤其是短視頻等,開始迅速在海外崛起,印度則是核心戰場。

2018年底,筆者拜訪位於廣州番禺的歡聚時代,它由一位前媒體人創辦。最近幾年,在東南亞和印度的擴展可謂疾風勁雨。

而在年初,歡聚時代旗下的海外直播產品Bigo宣布,APP的累積下載量已超過1億,僅2018年就被下載了2500萬次。印度用戶佔到其總用戶群的64%。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