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精英

不接地氣的高層論壇

從達沃斯到米爾肯會議,精英們在高層論壇上紛紛高談闊論,但是,他們真正與占人口99%的廣大人群溝通了嗎?

局外人很容易對在米爾肯研究院(Milken Institute)年度會議這樣的活動上達成的精英共識嗤之以鼻。最近舉行的這個會議匯聚了世界上最富有的4000名投資者和高管,在比弗利山(Beverly Hills)的棕櫚樹下探討如何「推動共同繁榮」。

胸前懸著代表證的投資者和高管擠滿了希爾頓酒店(Hilton),在聆聽以人工智慧、倫理投資和美中關係為主題的尋常的專家小組討論之餘,他們還有機會在酒店的「健康花園」用一場「銅鑼浴」(Gong Bath)來「釋放堵塞的情緒」,或者抱抱可以緩解壓力的幼犬。邁克爾•米爾肯(Michael Milken)曾舉辦過一場名為「掠食者舞會」(Predators' Ball)的年度活動,那是在上世紀80年代,當時他的垃圾債券正為「企業掠奪者」提供融資。如今他的會議展現出比較柔性的形象。

要麼是因為這些幼犬,要麼是因為美聯儲(Federal Reserve)主席傑伊•鮑威爾(Jay Powell),會場氛圍出人意料地輕鬆,人們近乎普遍相信,鴿派的美聯儲將讓美國的多年牛市再延續一陣。

但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這類會議一直參雜著一種焦慮情緒:從達沃斯(Davos)到阿斯彭(Aspen),與會的精英們意識到自己處於雙層式經濟的尖頂暴露位置。尤其是自2016年英國退歐公投以及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使他們自信的預測落空以來,他們一直試圖弄明白一個問題:繼民粹主義、不平等和保護主義之後,還會有哪些類似的令人不安的力量可能讓他們措手不及?

今年的米爾肯會議顯示,這種擔憂升至了一個新的水平。包括對沖基金Citadel的肯•格里芬(Ken Griffin)在內的演講者都在擔心,美國年輕人對社會主義的鐘情已經幫助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亞歷山德里婭•奧卡西奧-科爾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等左翼政治人物人氣高漲。在呼應對沖基金橋水(Bridgewater)創始人雷•戴利奧(Ray Dalio)的警告時,古根海姆合伙人公司(Guggenheim Partners)的艾倫•施瓦茨(Alan Schwartz)更進一步,他告訴滿屋子西裝革履的聽眾,階級戰爭已經到來。

這種擔憂正在變成一種共識。需要推動資本主義朝著更加包容、更可持續的方向發展的呼聲,在一個又一個專家小組討論中得到了呼應。很難聽到任何有逆向思維的局外人提出,這樣的微調或許無法安撫雙層式經濟下層不耐煩的廣大人群。

因此,首席執行官們紛紛點頭附和伊萬卡•特朗普(Ivanka Trump)呼籲的企業再培訓計劃(以救助被自動化奪走就業崗位的藍領工人),卻不去傾聽任何礦工或工會領袖的想法。上了年紀的發言者斷言,對社會主義的同情只是蘇聯解體後出生的人群表現出的語義混淆,卻沒有邀請任何年輕選民談談他們的觀點。圍繞移民或企業稅收減免的分歧也沒有在講台上反映出來。

在其他一些會議上,少數持異議的人士因直言不諱而名聲大噪。阿斯彭思想節的常客、後對此類活動提出質疑的阿南德•吉里達拉達斯(Anand Giridharadas)寫了一本商業暢銷書,將慈善事業稱為富豪們維持現狀的「精英把戲」。

荷蘭作家魯特格爾•布雷格曼(Rutger Bregman)今年1月在世界經濟論壇(WEF)上的言論也引發了社交媒體的熱議。他說,看著達沃斯論壇上的討論小組專家就收入不平等發表高論、卻閉口不談富人的避稅行為,就像在消防員開會時沒人可以提到水一樣。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