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美貿易戰

美國商界對貿易戰態度悄然轉變

邰蒂:美國商界精英並未對特朗普發出實質性的批評,表明他們在悄然接受特朗普的對華好鬥姿態。

貿易戰再現轉折——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發推文加徵新關稅。隨著外界對中國最高貿易談判代表劉鶴上周赴華盛頓與美方代表討論什麼的困惑日增,有3點值得特別注意。

首先,直到上周之前,多數美國投資者和高管一直樂觀地認為美中即將達成協議。我敢打賭,大多數仍這樣認為——儘管特朗普發了那些新推文。因此,市場迄今仍保持平靜。這種相對樂觀的心態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種看法,即特朗普需要製造一場可以在2020年總統大選中炫耀的對華「勝利」。但這也來自於經驗:去年圍繞《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的激烈較量最終結出了一項協議。

特朗普政府執政兩年來,企業高管們似乎已從恐慌震驚變成了逆來順受,認識到通過世界摔跤娛樂(WWE)的透鏡才能最好地理解政府的政策制定。對決始於令人眼花繚亂的儀式性攻擊和叫罵;接著在人群的歡呼聲中,雙方上演一場激動人心的對攻戰,並走向事先決定好的結局。

在日前於洛杉磯舉行的米爾肯研究院(Milken Institute)會議上,前共和黨國會議員、現擔任精品投行Moelis顧問的埃里克•坎特(Eric Cantor)告訴在場的金融界人士:「你必須把口號和所謂的好政治(對特朗普而言),與(貿易的)實際情況區分開。(貿易)政策遠沒有口號那麼激烈,而且比口號理性得多。」

但第二個關鍵點是,即使當前的對華口水戰以達成「協議」的方式結束,也幾乎沒人認為更大規模的較量將會中止。遠遠不會:米爾肯會議上不絕於耳的預測是,由於互為對方根本的戰略對手,中國和美國將陷入經年的衝突。

這似乎顯而易見。但這些說法5年前還不流行;那時,高管們喋喋不休地談論的都是全球供應鏈。實際上,當如今在白宮任顧問的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在2006年出版《即將到來的中國戰爭》(The Coming China Wars)一書時,他的觀點聽起來幾近異類。

如今,企業界更有可能援引哈佛大學(Harvard)教授格雷厄姆•阿利森(Graham Allison)的《註定一戰:美國和中國能避免落入修昔底德陷阱嗎?》(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s Trap?)。作者認為,當一個老牌大國感覺受到一個新崛起對手的威脅時,通常會爆發一場巨大的衝突。

第三,至少在私下裡,許多高管在接受總統的好鬥姿態。

但幾乎沒人會公開支持加徵關稅:他們知道,特朗普的策略將給某些群體帶來巨大痛苦。受對華出口下滑打擊的農戶們正在大聲疾呼。此外,特朗普將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的關稅從10%上調到25%,商界領袖非常擔憂由此帶來的物流難題。(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的數據顯示,這樣做將把美國的總平均關稅水平提高到7.5%,高於許多新興市場。)

對於保護主義思想,美國商界領袖過去常常坐卧不寧,而且公開反對——許多人仍堅稱,從長遠來看,他們希望實現自由貿易。但如今,許多高管似乎不情願地承認,把關稅作為武器短期內或許是合理的,如果這樣做能產生更好的長期結果的話。即使不為了這樣的結果,他們也支持這樣的目標,這種轉變源於他們對所認為的中國智慧財產權盜竊和科技競爭的憤怒。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