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誰是中美貿易僵局背後推手?

趙雪:在筆者看來,美國內部各陣營的根本分歧和不同訴求,是本次美中貿易談判遲遲無果的背後推手。

最新一輪中美貿易談判再次陷入僵局。周五美方正式將從中國進口的價值2000億美元商品的關稅從10%上調至25%,而中國商務部則表示將採取反制措施。

從去年開始的中美貿易談判本無太多新內容,因為所有涉及到的議題在過去二十年里一直是中美兩國磋商的重點。兩國歷屆政府對彼此的立場和談判底線都瞭然於心,就連兩國談判代表也諸多熟面孔。但即便如此,本次談判進展之艱難、過程之戲劇化、陷入僵局次數之多,仍讓中美觀察人士大呼意外。

究其原因,固然離不開兩國綜合實力對比出現顯著變化、美國感受到的競爭壓力越來越大,以及特朗普總統標誌性的任性多變等。然而,以筆者看來,美國內部各陣營的根本分歧和不同訴求,才是本次貿易談判遲遲無果的背後推手。換言之,本次談判表面上是在中美兩國兩國之間舉行,而實際上則更多的受制於美國內部多方角力、各種觀點難以統一的約束。

需要指出的是,本文所指的美國內部各陣營並不是簡單的等同於美方談判代表里的鷹派和鴿派。根據筆者的觀察,美方內部陣營的觀點差異存在時間久、來源複雜,至少可以從以下三個維度來理解。

第一,對最優經濟發展模式的不同看法。長期以來,學界、政界長期以來對發展中國家應如何進行經濟轉型有不同的看法。一種看法認為,只要發展中國家全面複製發達國家(如美國)的政治、經濟制度,在經濟政策方面推行快速國企私有化、貿易投資自由化,那麼這些國家的經濟就能逐漸追趕上發達國家。另一種看法認為,在經濟轉型的過程中,政府的指導和干預、以及在工業發展初級階段的保護措施必不可少,可以更好的保證經濟的平穩發展和社會的長期穩定。這兩種看法的分歧在理論上可以追溯到新古典主義和新凱恩斯主義之爭,在實踐中逐漸演變成所謂的華盛頓共識和北京共識的辯論。

這種分歧也影響了美國學界、政界如何看待中國的經濟發展模式。一個陣營反對中國政府的產業政策、不滿國企改革過慢。而另一個陣營則對相關政策持更加積極的態度,理解中國實行的漸進式存量改革的做法。

第二,對中國經濟長期發展走勢的不同預期。過去三十年里,美國主流的聲音是,隨著全球化的大潮和中國經濟的逐漸開放,中國經濟長期會不可避免的融入全球貿易和資本鏈。在這個過程中,美國企業競爭力較強、民眾技能水平較高,將受益匪淺,無疑是互惠雙贏的局面。

但是,另一種聲音也一直存在,即全球化會損害美國的低技能、低教育階層的利益。中國藍領階層的體量大、成本低,相對其他類似的國家(例如墨西哥、越南),會更突出的導致美國的低端工作機會流失。而隨著中國的發展,也會逐漸損害美國高端製造業的全球競爭力。因此,中國經濟的崛起,對美國帶來的不是繁榮機會,而是長期損失。尤其是在特朗普上台之後,這種聲音逐很快演變成為新的政治正確。

第三,應對中國的不同政策主張。對於中國經濟轉型應該是外生還是內生,美國內部也長期存在兩種不同的觀點。一種觀點認為,美國政府應從外部推動中國經濟向美國最有利的方向前進。在此過程中,需要強硬的使用經濟或者政策手段來施加壓力,甚至不惜與中國正面對抗。類似的政策也是美國對待其他轉型中的發展中國家的傳統做法,包括此前在救助發展中國家經濟危機時附加的各種強制性、前提性的政治經濟改革條件等。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