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2019全球經濟的三大灰犀牛

沈建光:全球經濟面臨治理結構變革、政治極端化、宗教文化衝突加劇挑戰,值得警惕;中美雙方多維度的大國博弈,將是未來的新常態。

2019開年以來,全球經濟一掃2018下半年的陰霾,主要經濟體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回暖。美國一季度GDP大增3.2%;英國、德國製造業PMI均開始止跌回升,消費者信心指數亦有好轉;而中國一季度更是錄得開門紅,出口、信貸、消費、工業、投資數據均出現不同程度的改善,超預期表現一舉扭轉了此前極度悲觀的情緒。

雖然近期全球經濟有所好轉,但在全球治理結構變革、政治極端化、宗教文化衝突加劇的今日,全球經濟仍有三大灰犀牛值得警惕:

通脹上行終結超寬鬆貨幣政策

自金融危機以來,全球主要央行紛紛推出超寬鬆貨幣政策來刺激經濟走出衰退。美聯儲長期保持了低利率,日本央行實行零利率政策已經有20年歷史,而歐洲央行的三大基準利率中,主要再融資利率長期為0,邊際貸款利率0.25%,存款利率-0.4%,實質上也是零利率政策。而3月美聯儲會議聲明退出加息,歐央行會議重啟長期定向再融資操作(TLTRO),全球主要央行再次同時轉向鴿派。

在全球主要央行空前寬鬆的貨幣政策下,全球失業率同步走低,然而通脹卻遲遲未到,主要經濟體美國、歐元區、日本的通脹都在2%的長期目標以下,經濟復甦進程遲緩,菲利普斯曲線、歐肯法則等傳統經濟學理論紛紛失效。美國3月PCE同比增長1.5%,歐元區CPI也從2018年10月的2.3%高點迅速下行到2019年初的1.4%-1.5%的水平,日本通脹更是長期在1%以下,寬鬆貨幣政策下「低通脹+低失業」的組合似乎成為新常態。

然而全球經濟是否真的毫無通脹壓力?筆者認為,在特朗普政府大力推行2兆美元基建計劃、全球財政支出空前增加、政府負債纍纍的情況下,遲到的通脹是否會捲土重來,值得警惕。

今年以來,全球油價已經累計上行超過28%,諸多大宗商品價格出現不同程度的上漲,而全球資本市場也已累積了較大的資產泡沫,全球範圍內流動性仍然十分充足。而中國豬周期也已啟動,預計年內CPI將溫和上行。如貨幣寬鬆政策繼續,外溢的流動性逐漸傳導至實體經濟,不排除未來全球通脹將重新抬頭的趨勢。而所謂的新貨幣理論的基石是低通脹,如果通脹上升,超寬鬆的貨幣政策就將終結。

歐洲「光榮孤立」下的民粹主義

在全球科技浪潮風起雲湧,金融科技、數字科技、人工智慧創新方興未艾的今日,這一輪全球科技革命基本由中美科技巨頭引領,歐洲國家嚴重缺席。筆者近期參加了倫敦金融科技峰會,強烈感覺到歐洲在科技領域的「政治正確」和「另類」視角,很多議題關組注金融創新的道德規範和數據隱私保護,如GDPR、MIFID II等數據保護和市場監管展開,鮮有令人眼前一亮的科技創新應用的討論。

這其中固然有歐洲自我保護、在成熟固化經濟體中科技創新試錯成本較高等原因,但更加深層的原因或許同歐洲長期以來的精英意識和優越感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中國美國在全球經濟、科技領域獨領風騷,而沉湎昔日榮耀、以生活品質和慢節奏著稱的的歐洲大陸則顯得同這個快步前行的時代格格不入。英國脫歐延期後英國軟脫歐甚至再次公投的可能性大大增加,這一民粹主導的鬧劇究竟作何收場,仍需觀察。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