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漢能

另一個視角看漢能

周掌柜:漢能是一家複雜且極具挑戰的標的,它折射出中國經濟和資本市場從亢奮回歸常態的一個普遍性事實,也摻雜著國家產業政策波動帶給企業的深刻影響。

漢能再次被推到風口浪尖。

這個時間點,如果其7月31日之前復牌失敗,香港資本市場最新引入的定時除牌機制將發揮作用。此時,任何人批判這樣一家頗具爭議的公司幾乎都可以用俯視視角,站在「不敗」的制高點上。對漢能的主要爭議有兩個,第一是薄膜太陽能技術路線是否前景光明,應用需求是否剛性;第二是對其「關聯交易」銷售買方的質疑,進而認為其商業模式不可持續,此前受到做空圍獵也因為此。

李河君為漢能構建的企業使命確實宏大——用薄膜太陽能改變世界,也包括讓萬物發電。聽起來確實有一點兒烏托邦,他也經常用「投資100億美金真金白銀打造新能源帝國」表達自己的實業家特質,按照他原有計劃:如果地方產業園推動行業良性運轉並逐步降低成本,中國將成為薄膜太陽能行業全球霸主。李還將漢能歸類為半導體行業,以表達其對規模和資金的必然需求,但這些也沒有改變業內人士用能源角度對標漢能的慣性,這個對標也意味著「道德閹割」,比如:建設長江三峽、巴西伊泰普水電站都曾被批評破壞環境;切爾諾貝利事件後,核電站面臨全球性爭議,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在2011年的地震核泄漏被萬眾唾棄;燒煤的火電站更是廣受詬病,就連「煤老闆」到目前為止也帶有一種蔑稱。新能源領域,如行業媒體中新經緯所言:尚德、賽維、晶澳、英利,每一家公司都受到過輿論猛烈挑戰。能源行業註定伴隨著道德風險。而漢能執意想在中國這個廣受爭議的行業里做出被西方忌憚的「半導體」格局,勢必九死一生,大開大合。

那麼漢能是怎樣的一家公司呢?沒有爭議的部分包括創始人李河君的創業史,據騰訊網報導:1967年出生的李是廣東客家人,畢業於北京交通大學機械工程系,2002年在英國劍橋大學攻讀宏觀經濟學博士學位,畢業後向大學老師借款5萬人民幣創立漢能。而他發家並成為首富的一戰是:金安橋水電站,多篇報導中所言,當時很多人認為水電站是國家乾的,飽受質疑、嘲笑,李多次瀕臨絕境,堅持最後一戰成名。漢能的薄膜太陽能實際上是在他投資過秸稈發電、潮汐能、地熱能、燃料電池都失敗了之後,找到的新方向。簡單說:有了水電站印鈔機之後,李河君是用新能源搏一個更大的夢想。這個行業的難度漢能應該是從最初就有認知的,首當其衝是其不可逆的重資產投資。其全面接手之前,美國人1983年開始做了35年,直到頁岩氣發現之後停止。還原這個故事之後,眼前的狀態是:在各部委30多個文件支持薄膜太陽能的情況下,漢能受到資本市場拋售和做空,國家補貼政策出現不確定,銀行不給貸款,媒體充滿負面。回歸A股是背水一戰。

以上是對漢能粗線條的描述,本文無意在細節上分辨漢能有爭議的部分,也不想代替資本市場專家做投資判斷,資本市場的最終權威來自監管。但從公司研究的角度,我們發現外界給漢能的「輿論審判」並沒有展現足夠的多元視角。對於公司研究來講,漢能是一家複雜且極具挑戰的標的,它折射出的中國經濟和資本市場從亢奮回歸常態的一個普遍性事實,也摻雜著國家產業政策波動帶給企業的深刻影響。同時,在中美貿易戰到科技戰的大背景下,中國不少科技公司都面臨可持續發展能力的全球性質疑,漢能這種逆向結合中美技術和市場的模式是其中重要樣本。所以我們試著用「探險家視角」看漢能。對於「探險」,如果一味批判,就像平常人看探險家一樣,覺得他們危險且毫無價值,但實際上我們可能隔絕了見證他們發現新大陸的機會。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