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氣候變暖

各國央行正視氣候變化挑戰

邰蒂:兩年前,英國央行攜手法國和中國同行,創建央行與監管機構綠色金融網路。該網路對世界的影響將遠超任何環保抗議活動。

3月底,舊金山聯儲(San Francisco Fed)發布了一份「經濟學信函」,提出「未來幾十年,氣候變化……將對美國經濟產生日益重要的影響」,這些影響將是美國央行的「相關考慮」。

你可能會想,這沒什麼稀奇的。如果你住在加州,考慮到最近的森林大火(以及其他種種氣候衝擊)的毀滅性影響,你幾乎不可能忽視氣候問題。但對明顯現實的這個平淡表述,掩蓋了投資者不能忽視的一個驚人變化——無論他們對氣候科學有何看法。

直到4年前,央行官員們幾乎從來不談氣候變化。但在2015年9月,英國央行(Bank of England)行長馬克•卡尼(Mark Carney)宣告氣候變化已成為一個金融穩定風險,此言在(基本上)平庸刻板的金融官僚中間引發了一陣騷動。

他的一些同僚起初對此不屑一顧,視其為嬉皮士般的姿態,或者是典型的「使命偏離」。但在兩年前,英國央行攜手法國央行(Banque de France)和中國人民銀行(是的,沒錯)創建了所謂的「央行與監管機構綠色金融網路」(Network for Greening the Financial System,簡稱NGFS)。

該網路啟動時只有8個成員。但它最近宣布其成員已增至30多家央行和監管機構,覆蓋全球一半的國內生產總值(GDP)以及三分之二具有全球系統重要性的銀行和保險公司。

的確,僅有的兩個值得注意的「釘子戶」國家是巴西和美國。儘管鑒於特朗普政府在氣候問題上的立場,沒人預計美聯儲(Federal Reserve)會很快加入,但美國央行的一些官員正在醞釀一場反抗。舊金山聯儲在NGFS會議召開前夕發表的上述博客就是在這種背景下出爐的,它以一種不那麼微妙的方式表示支持,展示了美國聯邦架構的力量。

一些懷疑者可能認為這只是擺一擺姿態。這也可以理解。最近NGFS在巴黎開會時發布了一份充斥各種數字的報告,解釋他們為什麼認為氣候是一個金融穩定風險。

例如,該報告指出,「在過去10年里,有7年自然災害造成的全球經濟損失超過了1400億美元這一30年平均年度數字」,而「研究估計,取決於升溫平均值,處於風險中的金融價值可能高達全球資產的17%」。哎呀。

然而,該報告也承認,氣候影響模型被籠罩在不透明和不確定的迷霧中。此外,雖然NGFS承諾採取實際行動,但現在要由三個國際工作組把這種口頭承諾轉變為監管現實。這可能需要多年。

NGFS的報告標誌著一個綠色分水嶺。直到不久以前,環境金融主要是由少數內心不安的投資者推動,他們積極地希望在世界上「做好事」。比如那些殷切的瑞典養老基金。

但投資者和政策制定者需要明白的關鍵點是,如今推動這種趨勢的是人們對於「做壞事」成本的懼怕——換句話說,就是風險管理。更具體地講,既然各國央行已表示,氣候問題與金融穩定有關,任何高管都不能忽視這一點,否則他們將面臨股東訴訟的風險。

如果(或者一旦)金融監管機構開始把這些問題納入壓力測試,風險管理課題就會出現。卡尼表示,可能在兩年後開始這種做法。

這樣做的後果之一將是各方競相擴大初生的綠色會計、衡量和諮詢體系。另一個後果將是數兆美元資本的流動(或重新分類)。摩根大通(JPMorgan)估計,全球市場中約23兆美元的資產(比10年前多得多)已經在按照所謂的環境、社會和治理原則的某些元素得到管理。在接下來10年里,該數字很可能增加一倍或兩倍。

應該承認,這一變化不會像環保活動人士希望的那樣戲劇化。也不會像「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在倫敦和巴黎的抗議那樣成為頭條新聞。這是一場無聲的革命。

但從長遠來看,我敢打賭,NGFS最近的舉動對世界的影響將遠遠超過任何抗議活動。活動人士並非總是穿著扎染的衣服扔石頭。有時,他們穿著乏味的西裝,選擇平淡的央行博客作為武器。灰色也可以是綠色。

譯者/馬柯斯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