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旅遊業

「航班黑客」進軍假日市場

為旅行者尋找超低折扣飛機票價、安排低價驚喜旅行的「航班黑客」悄然興起。旅行者可能到了機場才知道目的地。

寒冬中,我在柏林的一家咖啡店瀏覽電子郵件。此時我收到了侄女一家來自陽光燦爛的悉尼的WhatsApp視頻通話。我漫無目的地思考自己能否加入他們。畢竟,我在哪裡都能工作。

幾家主要航空公司四位數的機票價格幾乎讓我的旅行計劃泡湯,但是中國國航(Air China)提供505英鎊的倫敦飛悉尼的機票。我買了一張,幾天後已經在盡情享受沙灘時間。

我對這筆交易很自豪,直到最近我去了巴塞羅那,在那裡兩位年輕男士禮貌地表示我似乎多付了錢。

「差不多在那時候,中國國航的預報出了錯。」傑克•謝爾登(Jack Sheldon)告訴我,「因此,幾千人買到了大概400英鎊的悉尼往返票。」

謝爾登和他的同事菲利普•溫特曼托(Philip Wintermantle)在巴塞羅那經營一家線上服務,傑克航班俱樂部(Jack』s Flight Club),給他們7.5萬名年付35英鎊的訂閱者以及120萬名試用者提供折扣機票的建議。

他們服務的市場是旅行市場的一個有趣變種——人們不以特定的目的地決定行程,而是以旅費決定。一對老夫妻曾告訴我,在1960年代,他們會在周五下午去希思羅機場,買一張隨便去哪兒的便宜機票。但如今我沒見過這個。

鑒於我的澳大利亞之行棒極了,我覺得我也能成為一名現代的隨機旅行者,並加入了傑克航班俱樂部。我之後收到的抓人眼球的折扣包括462英鎊的倫敦馬達加斯加往返票、283英鎊飛曼谷的機票和301英鎊飛溫哥華的機票。

好奇心使我再次與該公司會面,想知道他們怎麼系統化對隨機折扣的尋找。知道自己想去悉尼並無意中找到一筆好折扣是一回事,但為不特定的目的地尋找低價誘人的機票聽起來困難得多。

這些最後大甩賣的機票是真正待發現的鑽石原石,也被叫作「錯誤票價」。謝爾登創建該業務的靈感之一就是他曾以112英鎊買到的倫敦到巴厘島(Bali)往返票。

看起來,尋找反常的飛機票價是所剩不多的人類智慧勝過機器學習的堡壘之一了。互聯網是這項生意的基礎——沒了互聯網,他們幾乎不可能做到——但是人類的聰明才智、好奇心和洞察力才是秘密武器。「我們現在有到位的系統,每天全天候查找低得不尋常的票價,」溫特曼托解釋道,「但仍需要不少人類的知識判斷。」

「我們是航班黑客。我們開發了算法來告訴獵手價格波動,但是這和辨別出合意的優惠是兩碼事。一筆好折扣不止包括低廉票價。會員的滿意度推動我們的收入。」

我開始詢問這個專業負責安排低價旅行的新領域中的其他公司,他們大多為千禧一代服務,並和傑克航班俱樂部使用相同的方法。

柏林的假日海盜(Holiday Pirates)自2011年開始售賣折扣包價旅遊,它去年交易額達到了4.25億歐元。

「過去兩年來,我們獵手的工作是半自動化的。」首席執行官戴維•阿姆斯特朗(David Armstrong)說道,「但本質上,因為他們對好的折扣和票價嗅覺靈敏,他們仍然人工搜尋。當機器人找到一些東西時,人類評估它們。我們正努力開發機器學習來做這項評估,但是我們永遠需要人類。機器只是讓這個商業模式變得更有擴展性。」

同樣主題的一項不尋常服務來自於阿姆斯特丹的Srprs.me(即「給我驚喜」)。在創立以來的五年里,它已經售出了11.1萬份折扣假期驚喜產品,並且目標是今年為4萬旅行者服務。他們的噱頭在於你只有在到達機場時才會從一張刮刮卡上得知要去哪裡。

「我們自動化的東西越來越多,」創始人和首席執行官雷蒙德•克洛普斯馬(Raymond Klompsma)說道,「但是這仍然全然在於人工,技術永遠不應該獨自運作。我們都用它,但是人的因素是決定性的。」

jonathan.margolis@ft.com

@TheFutureCritic

譯者/卓汐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