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軟階層如何構建二手人生?

徐瑾:軟階層時代必將來臨,每個人都裹挾其中,你無法旁觀,但可以選擇如何應對;重啟二手人生,要點在於對沖與再定位,這將是可能的救贖方向。

什麼是二手人生?

不少讀者朋友在後台留言,如此發問。上期專欄我談到中國經濟進入下半場,大趨勢和應對策略都有變化。所謂大趨勢,當實體經濟和新經濟都開始轉向,經濟增速慣性回落。這樣情況下,應對的策略,應該是把握中小趨勢,爭取二手人生。

橫向發展的二手人生

其實二手人生,就是橫向發展,而不是過去的縱向發展。這意味著,你的興趣和社交網路,或許比起職業等縱向發展,未來更有潛力。具體怎麼做?未來目標應該多元化,不應該只放在趕超或者暴富。尤其,不應該將未來僅僅押注在當前的職業中。應該減少對當前職業的心理頭寸,加大對於其他領域的投入,無論生活、興趣抑或家庭。換而言之,我們需要有對衝風險的準備,不至於面臨變局時手足無措,無論對沖措施是技能準備還是心理準備或者財務準備。

最為直接的方式,就是發展各種主業之外的興趣,這甚至可以成為第二種職業可能。我的朋友維舟以資深書評人為人所知,但他的真實主業是一個成功的廣告人,他告訴我一個案例。他有一個做銷售的同事,在外面開一個兒童游泳館,聚會時她說自己「不務正業」,另一個同事卻說:聚會時她說自己「不務正業」,結果另一個同事說:「你這個才是『 正業』,應該說我們都在找自己的『正業 』。」

是的,這是一個越來越多人通過副業重新尋找主業的時代,唯有如此,才能可能在軟階層時代,重新啟動自身的二手人生。當然,能做到這一點的人可能很少,大部分人還是按部就班地工作生活,但這至少鼓勵人們做出靈活應對。

小趨勢的變化,其實早有痕迹。朋友做滴滴或者順風車生意這很普遍。一些名校背景行業光鮮的朋友,也在朋友圈做起微商,兜售減肥或者保險產品。你就知道,變化已經發生。不過請注意,二手人生,並不是號召兼職那麼簡單,要點在於學會再定位。

我們過去總說三歲看大,基本三十歲前就看出全部人生,多數路徑中未來好像早已被確定。中產階級過去是以職業定義,過去一輩子做一個行業很普遍。但是這種情況,在今天越來越被顛覆。經濟大潮之下,很多公司和行業都在消失,甚至是以遠高於之前的速度在消失。另一方面,有研究指出,大腦完全成熟的年齡,其實超出青春期。我們多數人,在中年之後都面臨人生的再定位。二手人生,越來越成為自我管理的新技能。

歷史看收入分配變化

為什麼要強調社會網路,這存在一個時代變化。那就是,二手人生的出現,一個重要的背景:經濟成長速度降低,收入分配惡化。這並非一時變遷,而是與歷史變遷息息相關。

放在歷史來看,事實真相是什麼?站在全球歷史看,收入分配的分配規律,隨歷史階段不同而不同。大體而言,可以分三個歷史階段:工業革命階段、工業時代與後工業時代。工業革命時代,收入按照資本分配,資本多的人獲利多,強盜大亨橫行,社會分配極度不公。工業時代,資本變得富餘,投資回報率降低,收入更多按照人力資本來分配,其結果是從上世界大蕭條時代開始直到上世紀80年代,收入不平等狀況在發達國家大幅好轉。

最近40年來,歐美不平等狀況的惡化,主要是經濟進入後工業時代的產物:在這個時代,收入不完全取決於物資資本與人力資本,社會資本扮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而每個人的社會資本都不一樣,呈現冪率分布,少數具有豐厚社會資本的個人得到極高的回報,例如臉書創始人扎克伯格,創出成為世界首富最少用時記錄。這個時代,不均等的社會資本分配,決定了不均等的收入分布。

中國其實也不例外。這個話題太大,我在寫《軟階層》的書,回頭會有更多數據和研究在公號《徐瑾經濟人》分享。今天就簡要談談,身處後工業時代,對收入的最大影響是什麼?可能出乎你的意料之,答案並不是人力資本。

事實上,大致從2016年開始,中國人力資本均等化的速度就開始降低或者停滯,富人與窮人在人力資本上的差距大致維持在原有水平上。而在知識經濟崛起之後,人力資本的網路效應開始大幅上升。在知識社會時代,一個人擁有怎樣的網路,對他的收入的影響,遠大於工業經濟時代。而個人擁有網路規模,呈現出極大的不均衡性,如此,這一因素導致收入分配差距,反而加大。

可以說,知識經濟時代的變化,造就了新的階層壁壘。正是在這種背景下,全球進入到軟階層時代。

軟階層時代到來

對廣大軟階層而言,關注二手人生是必做功課。多數城市中產,沒有機會銜著金鑰匙出生,而落入軟階層。所謂軟階層,就是特定的城市中等收入階層,當他們欣然於艱苦奮鬥獲得成就的同時,卻深刻地感受到他們引以為傲、視若珍寶的階層地位,其地基是如此軟弱。一不留神就可能跌落下去,永世不得翻身。軟,意味著根基不穩,也意味著向下滑落。

說到底,中國中產的興起,不過一兩代人時代,其消亡,甚至不需要一代人。這是我這些年的觀察總結。我相信,中國即將迎來軟階層社會。

中國軟階層擴大的原因,一方面在於中國中產形成時間過短,根基不穩,另一方面,在於未來經濟下行,階層上移的趨勢將大為放緩。

軟與硬相對,軟階層出現意味著什麼?軟是無力,是焦慮,也是脆弱與尷尬。

對軟階層時代,有的人將其誤解成當下潮流,但強調一下,軟階層是正在到來的未來趨勢。目前你感受到的壓力和變化,只是剛剛開始。我們只有理解軟階層時代,才能超越軟階層時代。大環境不好,其實也有各種機遇,大的風口不好,也有小的趨勢,但切記,不要像過去那樣,過於貪婪。

軟階層時代必將來臨,每個人都裹挾其中,你無法旁觀,但可以選擇如何應對。在脆弱的軟階層時代,軟階層更應該攜手互助,形成新的共同體,而不是彼此沒有底線地逐底競爭,甚至階層互害。軟階層重啟二手人生,要點在於對沖與再定位,這將是一個可能的救贖方向。註:本文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作者亦為經濟人讀書會創始人,更多可見公號徐瑾經濟人(ID:econhomo)。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