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下如何推動東南亞電網互聯互通?

李毅、梁海明:通過與東南亞國家的電網互聯互通,中國可掌控電力結算權和打造「電力人民幣元」,實現政治和經濟雙豐收。

隨「一帶一路」沿線的東南亞國家的經濟、城市化進程發展迅速,電力需求在2014年至2025年期間將翻一番,期間至少需要1000億美元用於電力投資,以滿足東南亞國家經濟迅速發展的動力需求。但是,受限於資金短缺和開發水平落後等因素,東南亞國家除新加坡、文萊外,人均裝機、人均用電量都處於較低水平,尤其是年人均用電量基本都在 2000千瓦時/人以下。由於不少東南亞國家並無法確保電力供應穩定,令外國投資者對東南亞國家的電力短缺風險甚為擔憂,投資的減少嚴重影響東南亞國家的經濟表現。

雖然包括中國在內的不少外國電力企業,看準東南亞國家電力投資機遇,及為解決東南亞國家的電力短缺問題,前往建設發電廠,但我們調研發現,在東南亞建電廠存有以下幾個問題。

其一是匯率風險。不少東南亞國家的貨幣貶值幅度非常大,例如緬甸,過去3年其貨幣一度貶值高達60%。由於機電工程和成套設備資金投入量大,資金回收周期長,一個發電項目一般要3至5年時間才能實現資金回籠,如果遭遇該國貨幣大幅度貶值的情況,不少東南亞國家在簽訂具體條款時,又往往傾向讓外國投資者承擔匯率損失的風險,令投資者的資金回籠乃至獲得回報的時間大幅延遲。在這種情況下,已讓不少外國投資者望而卻步。

其二是地質勘探風險。東南亞地貌較為複雜,不少外國電力企業在投資越南、柬埔寨等國的水電廠建設過程中,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對當地的喀斯特地貌狀況不熟悉,導致開工建設之後,才發現僅解決地基問題就已遠超工程預算,更別談要完成整個工程項目了。

其三是勞動力準入風險。環球金融危機爆發之後,東南亞國家的勞工組織已更加註意保護就業崗位,由於大型的水電建設和電網建設工程,在用工高峰期往往需要兩至三千名員工,這些員工尤其是技術型員工很大一部分在本地招聘不到,但東南亞不少國家不僅只願意為這些員工提供商務簽證,還在勞動力準入方面進行限制。我們調研發現,例如在馬來西亞,就規定聘請一名外籍員工,至少需要聘請2名當地員工。而且,部分東南亞國家政府為了調控勞動力市場的供求情況,這種比例經常有所改變,這就為外國投資者的投資和施工帶來不少障礙。

其四是眾多東南亞國家對發展電力設施的目標都比較宏大,簽訂的協議也不少,但按照約定的時間建造的項目卻不多。原因在於部分東南亞國家政府容易改變遊戲規則,無法確保外國投資者的利潤,情況最嚴重的是東南亞某國,該國政府雖已簽約了50個風力發電的項目,但只有5個項目是按照約定的時間修建的。

此外,外國投資者還會遇到東南亞國家的電力輸送基礎設施滯後、銀行對新能源項目信貸謹慎、大面積土地徵用困難等因素,導致投資東南亞國家的發電設施更為謹慎、小心,直接導致了東南亞國家面臨電力短缺風險。

要解決上述問題,我們認為,一方面需要包括中國在內的外國投資者,通過與擬投資的東南亞國家政府進行更為細緻的談判,通過各類彈性和預留條款,以及更為緊密的溝通之外,才能讓雙方共贏。

另一方面,則可參考北美和歐洲的成功案例,當務之急解決東南亞國家當前電力短缺的問題。在北美,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部分地區,已經實現了電網的互聯互通。在歐洲,則已有30多個國家形成了互聯互通的電網。但在東南亞國家,目前的電網尚未有互聯互通,甚至說比較零散也不過分。因此,可以考慮將中國南方電網和部分東南亞國家的電網互聯互通,為東南亞國家的經濟發展、科技進步提供更多的動力,當中包含以下幾個因素。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