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聯想

用聯想再造聯想

周掌柜:這一年聯想發生了哪些變化?聯想誓師大會的背後隱含著哪些戰略性轉變?這艘大船能否繼續承載國人科技立國的願望?

2019年4月初,聯想集團的全球誓師大會氣氛異常火爆,整個演講舞台很像一場業績巡展。你很難想象楊元慶、劉軍等高管如數家珍的列舉了過去一年所有業務增長的所有數據,在談到「面對風口聯想需要戰略定力」的時候,楊元慶的聲音有些顫抖,可以感知他曾為此承受的輿論壓力。而劉軍談到「聯想800美元以上筆電電腦22.5%的市場份額首次超過蘋果」,幾乎喊了出來。這些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將,今天回到了毛頭小伙兒的戰鬥姿態,無所顧忌,大聲宣言,此刻的聯想太需要勝利了。

回顧2018,對於聯想集團註定是不平凡的一年,這一年公司經歷了創業35年來前所未有的煎熬、曲折和收穫,跌入懸崖之後逆勢崛起。單從資本市場表現來看,大盤血雨腥風,聯想先抑後揚。4月26日,聯想集團(00992)港股股價在連續跌落近3年之後至3.32港幣的歷史最低點,相比外界對後起之秀小米千億美金市值的吹捧,聯想全球化戰略受到潮水般的攻擊。而就在一年之後的2019年4月10日,聯想股價逆市漲到7.58港幣,漲幅228.3%,這是2015年4月以來聯想第一次持續性的單邊上漲。與此對應的是港股和A股科技明星企業紛紛跌落,市值神話破滅,因為「創新乏力」倍受詬病的聯想卻重回《財富》雜誌最受讚賞的大陸科技公司行列,美國《商業周刊》驚呼:聯想絕地逢生,成為2018年中國最熱門的科技股。

那麼,這一年我們身邊的聯想發生了哪些變化?聯想誓師大會的背後隱含著哪些戰略性轉變?這艘大船能否繼續承載國人科技立國的美好願望?為了回答這些問題,筆者歷經4個月對聯想中國區的北京、天津、山東、深圳等多個省市的高管、離職員工、經銷商做了深入訪談,力求在爭論之外客觀呈現聯想「智慧化再造」的過去、現在和將來。

新思維:用「智慧引擎」鎖定「長期競爭力」

實際上,此刻,國內輿論對聯想的觀點對立依然超出想象。看多者底氣十足的宣布:聯想抗周期且寶刀未老,全球化開出碩果。但看空者依然糾結於這家全球PC之王是否擁有他們理解的技術?手機業務還有沒有翻盤機會?罵聯想成了「政治正確」,如何理性看聯想成了一個辯論題目,甚至是哲學命題。抽象背後的邏輯,實際上沒有任何一個評論者可以放下柏拉圖《理想國》式的視角看聯想,這很像聯想高管喬健提到的邏輯——國人把聯想當成「戰略性品牌」寄予厚望,而聯想在其成功歷史中很多次用近乎《理想國》中「正義」和「理想」的邏輯闡述自己的社會價值,這同樣影響批評者飽含深情;另一方面,很像約翰•羅爾斯《正義論》「未知之幕」的邏輯 (也被翻譯為「無知之幕」,哲學隱喻是人們在一個幕簾的背後商量好對於未來世界規則和角色的共識),對於聯想全球化的幕簾被拉開的時候如何判斷其成功並沒有一致的標準——有人定義技術領先最重要,有人看賣了多少硬件,有人定義市值是標準,但也有人看到的是全球化的抗周期性和可持續發展。對聯想的分裂認知源自國人內心對中國品牌無限熱愛以及對全球化企業成功標準的模糊認知。爭論不可避免。

但聯想在這次誓師大會上展現出來直面問題的坦率,前所未有,超出想象。劉軍直言不諱的用「三股逆風」概括PC業務過去一年中國區面臨的挑戰:第一股逆風是供應危機,他披露由於供應鏈問題曾影響幾百萬台產品的缺貨,帶來巨大市場壓力;第二股逆風被他定義為「市場寒流」。據他所言,2018年11月份的時候,IDC對於中國市場的預測還是非常樂觀,到了2019年2月份的時候預測一下下調為-8.2%,3個月下調幅度高達近10個百分點,歷史罕見;第三股逆風是「跨界競爭」,讓本來已經進入下降期的PC市場競爭更加激烈。這樣的逆風中,聯想中國區PC業務實現5年來首次收入正增長極其艱難。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