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斯里蘭卡

分析:炸彈襲擊加劇斯里蘭卡緊張情緒

連環爆炸襲擊將為依然脆弱、依賴旅遊業的斯里蘭卡經濟帶來壓力,並加劇該國本已發酵的政治緊張。

斯里蘭卡人曾在近30年時間裡生活在自殺式炸彈爆炸和恐怖襲擊的威脅之下。那時,這個印度洋島國的泰米爾少數民族在與僧伽羅人主導的政府發生衝突時經常使用這些戰術。

隨著斯里蘭卡內戰在2009年慘烈結束(當時「泰米爾猛虎」分離主義運動被消滅),這種恐怖似乎成為歷史。

但是,周日發生在三家豪華酒店和三座擠滿復活節禮拜者的教堂、造成大約207人遇難的六起爆炸,擊碎了斯里蘭卡人此前與日俱增的樂觀情緒,他們原以為國家正走在向上的道路上。

相反,這些襲擊將給依然脆弱、依賴旅遊業的斯里蘭卡經濟帶來壓力,並加劇本已在表面下發酵的政治緊張。

與此同時,對於他們的國家為什麼會成為如此複雜和血腥襲擊的目標,許多斯里蘭卡人感到困惑。

「這完全出乎意料,如此惡毒,如此野蠻,」致力於內戰後和解的非政府組織——斯里蘭卡全國和平委員會的執行主任傑漢•佩雷拉(Jehan Perera)表示。「太可怕了……這些炸彈襲擊事件是以非常專業的方式發起的。」

JB證券公司(JB Securities)負責人穆爾塔扎•加法爾吉(Murtaza Jafferjee)表示,大多數斯里蘭卡人此前以為這種毀滅性的暴力事件已經一去不復返。該國曾經令人生畏的安全機構——被指控在內戰期間和之後都犯有殘酷侵犯人權的行為——近年也受到進行變革的壓力。

「我們打了30年的戰爭,在過去10年里我們開始放鬆防備,因為大家的看法是宿敵不會回來,」他表示。「很大一部分安全部門以人權為名受到裁撤……這就是為什麼有關方面戒備鬆懈。」

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斯里蘭卡項目主任艾倫•基南(Alan Keenan)表示:「斯里蘭卡從未見過這種類型的攻擊——協調、連環、高傷亡人數——甚至在以前、在與泰米爾猛虎組織鬥爭的殘酷內戰期間也從未見過。

「我不太相信這件事的根源是斯里蘭卡國內事務,」他補充說。「我認為背後動因是全球的,而不是某些國內辯論。在我看來,這是不同類型的局面。」

斯里蘭卡政府拒絕指認對這波襲擊事件負責的團體,以免使其人員獲得與殉難相關的聲望。但它暗示肇事者是「宗教極端分子」,並承認外國情報官員事先警告過發生這種襲擊的可能性。

加法爾吉表示,人們普遍猜測襲擊者與全球伊斯蘭主義極端組織有關,這類組織有在復活節發動大規模恐怖襲擊的歷史,包括2016年在巴基斯坦一個高人氣的公園和2012年在尼日利亞的多座教堂。

他說,斯里蘭卡的穆斯林少數群體(佔總人口不到10%)似乎不太可能針對比其更小的基督教少數群體(佔總人口7.3%);斯里蘭卡的基督徒也聲稱自己受到在該國占多數的佛教徒的迫害。

「人們猜測這件事同『伊斯蘭國』(ISIS)有瓜葛,襲擊者可能是一些從境外戰場返回的人,」他表示。「他們的特徵非常鮮明,而當地人的動機怎麼也說不通。」

基南承認斯里蘭卡的穆斯林「受到持續的壓力」,包括去年持續數日的反穆斯林騷亂,以及愈演愈烈的仇恨言論。但此前「穆斯林對其他人群沒有付諸暴力,即使佛教徒一直在攻擊他們,」他表示。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