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日本

從福澤諭吉到澀澤榮一:新版日元背後的文明演變

王建寶:日本現代化進程中有窮兵黷武,也有澀澤榮一用《論語與算盤》實現經濟發展,經驗教訓值得所有人引以為鑒。

一、新版日元頭像中的儒商典範:澀澤榮一

2019年4月9日,日本副首相兼財務相麻生太郎在記者會上宣布,新版面值一萬日元的紙幣上的頭像將從福澤諭吉改為澀澤榮一。新版日元估計在五年以後即2024年開始發行。

世人知道澀澤榮一的相對較少,他的《論語與算盤》一書隨著最近的企業家「國學」熱也逐漸為大眾所知曉。與中國的「狀元企業家」張謇(1853年-1926年)的含恨而終不同的是,比其年長13歲的「日本企業之父」澀澤榮一(1840-1931年)則以商業成功和道德文章澤被後世。

澀澤榮一先生一生都尊信孔子之教,在政商之餘暇撰有《論語與算盤》一書,以明「士魂商才」。平安時期的菅原道真(845-903年)講「和魂漢才」,據此以發揮,澀澤榮一提出了「士魂商才」的卓見。澀澤先生說,

「為人處世時,應該以武士精神為本。但是如果偏於士魂而沒有商才,經濟上也就會招致自滅。因此,有士魂,還必須有商才。」

但是,澀澤馬上強調,

「要培養士魂,可以從書本借鑒很多,但我認為只有《論語》才是培養士魂的根基。那麼,商才怎麼樣呢?商才也要通過《論語》來充分培養。或許有人說道德方面的書同商才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但是,所謂商才,本來也是以道德為根基的。離開道德的商才,即不道德、欺騙、浮華、輕佻的商才,所謂小聰明,絕不是真正的商才。因此說商才不能夠離開道德,當然就要考論述道德的《論語》來培養。同時,處世之道,雖然艱難,但如果能熟讀而且仔細玩味《論語》,就會有很高的領悟。因此,我一生都尊信孔子之教,把《論語》作為處世的金科玉律,不離座右。」(澀澤榮一著,王中江譯:《論語與算盤》,第5頁。)

澀澤先生認為《論語》不僅可以培養士魂,而且能夠培養商才,乃至可以作為處世之道的金科玉律。澀澤夫子自道:「我一生都尊信孔子之教,把《論語》作為處世的金科玉律,不離座右」。

澀澤榮一在自覺的層面繼承了孔門做人與「理財」的思想,不僅身體力行地開創了日本工業化的時代,而且著有《論語與算盤》等書,立功立言,被譽為「日本近代實業界之父」、「日本近代化之父」、「日本資本主義之父」等。澀澤先生本人集士魂與商才於一身,可謂現代儒商之典範。

二、舊版日元頭像中的福澤諭吉——與嚴復的比較

世人了解福澤諭吉的相對較多,很多人都讚賞他的「脫亞入歐」論和富國強兵的思想。然而福澤諭吉也給日本帶來了戰爭的災難,窮兵黷武的富強路線隨著日本在1945年宣布無條件投降的時候就被掃進了歷史的垃圾堆。福澤諭吉於1984年登上一萬日元紙幣,邇來三十餘年,哀榮備至。

比他小19歲的嚴復卻是一個悲劇,其思想之深邃使得「前後左右」的人都不能理解他。嚴復敏銳地發現了英國崛起的原因,群己權界之劃分及對此的法律保護即法治,實現了自由市場的經濟環境和以代議制政府為抓手的民主制度,即法治、自由與代議制政府這三個因素,當時的英國人自己都不甚了了,但嚴復卻「一擊而中」。他將John Mill(穆勒或者密爾)的《On Liberty》翻譯成《群己權界論》,可謂「信達雅」兼備,後來者翻譯成《論自由》只是望文生義的淺薄而已。自由與正義之間的張力是讓每一個大德大賢的內心都糾結不已的問題。把「Liberty」揆之以群己權界,問題意識鮮明,一目了然。嚴復將赫胥黎的Evolution and Ethics and other Essays翻譯成《天演論》,不僅保留了天的神聖性的維度,涵攝了「天地之大德曰生」的生生不息之《易》學理念,對於世道人心之收拾更有不可替代的意義。後來者以「進化論」進行宣傳,幾乎一夜之間,弱肉強食、只知權力不知道義的叢林理念不脛而走,有如孟子怒斥的「率獸以食人」的人間慘劇。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