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阿里巴巴

從「馬雲三談996」窺視中國企業家的內心世界

西坡:企業家的工作性質與基層員工不同,長期浸潤其中會使人慾罷不能。好比一些官員退休時會感到極其痛苦,總是想方設法「發揮餘熱」。

馬雲針對996講了幾句之後,反響不太好,於是又講了幾句,反響還是不太好,於是又講了幾句。不知道他還會不會再講,但是這三份「馬雲談996」的文本已經足夠進行一次離發言者內心不太遠的文本分析了。

馬雲「一談996」最開始阿里巴巴官方帳號用的標題是《馬雲談996》,後來馬雲自己的微博發出時改成了《不為996辯護,但向奮鬥者致敬》,已經感受到了輿論的反彈。

馬雲「二談996」很簡單,就是一條兩百來字的微博,主要是用「年輕人應該有機會聽到真話」這一極具迷惑性的說辭為「一談996」引發的輿情找補。

馬雲「三談996」則是更周全、更系統的找補,又貢獻了一些馬氏金句,比如「找工作如同找對象,真正的愛情你不會覺得時間長,但不合適的婚姻是度日如年」、「有一句話叫累覺不愛,但是還有一種情況叫愛覺不累。」

縱覽這三份文本,馬雲的核心話術是將996與奮鬥捆綁。起初是理直氣壯地反問「你一輩子沒有996,你覺得你就很驕傲了?」後來修正成「當一個人找到了自己熱愛的事情,何止是996?吃飯睡覺都在思考、琢磨……干這個再苦再累都感覺快樂。」

但不管是霸道總裁式地脅迫員工認同996,還是人生導師式地呼籲公眾找到自己喜歡的事,在馬雲眼裡通往成功的奮鬥之路只有一條:付出超長時間在工作上,犧牲正常生活。

在中國的企業家群體中,馬雲的觀點是很有市場的。近有劉強東重新定義「我的兄弟」,遠有任正非建議下屬「為什麼離職,你可以離婚啊」。還有更多小一號或小几號的企業家迫不及待地將「馬雲談996」轉發到了朋友圈,而他們平時也喜歡曬通宵達旦的辦公室,煲不太圓潤的雞湯。

從事實層面看,「成功者大都在工作上付出了超乎常人的時間與精力」是沒錯的。企業家、藝術家、科學家、運動員、官員、政治家,大都如此。

然而企業家與基層員工的工作,雖然都稱為工作,但本質是截然不同的。而成功人士在兜售勵志雞湯的時候,卻幾乎從不提及這兩種工作的巨大差異與相互隔離。

企業家的工作重複性弱、自主性強、成就感高、人際交往密切,面對企業內的下屬是強勢的,面對外部合作夥伴是平等的。這種工作非但不是反人性的,反而是迎合人性的,長期浸潤其中會使人慾罷不能。好比一些官員退休時會感到極其痛苦,總是想方設法「發揮餘熱」,就是不願失去人群環繞、大權在握的感覺。

藝術家、科學家的工作雖然缺乏運籌帷幄、殺伐決斷的權力感,但在一方天地里也能做自己的主人。他們和企業家、政治家一樣,心甘情願996,不需要外界威逼利誘。

基層員工的工作則截然相反,重複性強、自主性弱、成就感低、人際交往匱乏,只能在極度細分的領域裡埋頭搬磚,上頭有層層的BOSS,每一個都不敢得罪。

像阿里巴巴、華為這樣的企業,因為薪資高、考核嚴,員工會心甘情願996。但這種心甘情願只是說不違背勞動法而已,因為這些財大氣粗的企業不會犯低級錯誤,而是會通過種種柔性的、間接的手段使員工「自願選擇」996。在互聯網行業,996更像是一種文化,而非一種制度。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