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教育

「小升初」里的經濟學:跨期選擇

李靜:小升初只是孩子教育發展的一個時間點,但父母過高的預期和短視行為,如同經濟學跨期理論中對跨期因素的過高折現率,卻可能對孩子的成長造成潛在的傷害。

【編者按】作為在女兒的成長過程中一直努力學習的父親,作者希望分享和小學生女兒之間的家庭教育,以及日常相處的感悟和驚喜。本文為「陪伴成長」系列第六篇。

臨近小學五年級學期期末,女兒和很多同齡的小朋友們一樣面臨著中學的選擇。拿著學校發下來的登記表格,看著手機微信里各類小升初的攻略廣告,聽著身邊年齡相仿的孩子家長之間的關切詢問和感嘆,讓人不由地疑惑,小升初這一正常學習階段的延續難道已經在重要性、戰略性和決定性上比肩國內高考和海外知名大學的申請了嗎?

在經濟學研究中有一個跨期選擇(intertemporal choice)的理論。它是指人們衡量不同時間點做出決策後的成本和收益。比如我們日常生活中遇到的,要不要讀研究生、將來和誰結婚、結婚後何時要孩子、是租房還是買房等所有這些生活中的重要決定,其中都有很強的跨期因素需要考慮。孩子的教育規劃也不能例外。當瞄準藤校的家長面對藤校的一些區域配額潛規則時,開始籌劃早早把孩子送出去讀中學,期望以非中國區申請者的身份獲得一個優先錄取資格;當得知特長生能夠獲得大學錄取加分優勢時,家長們會連忙把孩子早已捉襟見肘的課外時間裡再安排上藝術或體育的課程……這都是跨期因素在影響著我們在孩子教育規劃問題上的決策。那麼在小升初這樣一個教育階段選擇檔口,跨期因素的影響當然是常見和重要的。

面對女兒小升初的安排,孩子的媽媽和我也是著實花了一段時間研究和討論。剛開始的時候,考慮的因素很多,比如學校的排名、課程安排、課業負擔、對外交流的機會和畢業學生的大學去向等,密密麻麻在紙上羅列了很多,也利用可能的機會在線上和線下進行了一些探校和訪談,儘可能多搜集一點訊息來幫助決策。

然而了解越深入,我們就越發現,受限於訊息不對稱和因素變化的未來不確定性的影響,在我們過高的自身折現率要求下(短視行為影響下),當前階段因素的考量過程可能是低效的,其結果是不能有代表性的。舉個例子,為減少高中生輟學率,某地區頒布了一項法案修正「未滿18歲的學生如果輟學,將失去他們的駕照」。法案頒布第一年,當地的輟學率降低了三分之一。也就是說,促使原打算輟學的高中生繼續完成學業的原因只是為了不失去駕照。同樣,我們在孩子小升初這一問題的決策上很難釐清這些短視行為的影響。與其過分糾結於學校之間的比較,不如多從孩子自身的條件和可能形成的認知發展的角度來考慮。

當媽媽和我有了這樣的共識之後,我們把女兒也邀請到小升初的話題討論中,而且話題的範圍從學校的選擇,延伸到如何讓選擇助力女兒未來的發展。在討論中,我們認為:

首先,未來人生髮展,不可能各種技能樣樣精通,與其把有限的時間平均分配到各種課外補習、練琴、繪畫和體育特長培養上,不如踏踏實實地根據自身興趣愛好和專長,集中時間讓自己的長處更長。那麼所選擇的學校,其無論在課程設置和課業負擔上,應該和自己未來發展的預期相一致,能夠在兼顧基礎知識學習的同時,提供時間和機會讓女兒去發展自己的興趣和特長。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