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社會

誰是弱勢群體?

楊麗君:在法律失去公正性、政府監管不到位的情況下,在權力和資本面前,任何一個社會群體都會成為弱勢群體。

在中國,如果問一個寫字樓的白領:「你認為自己是弱勢群體嗎?」不能說全部,但可以肯定絕大多數的人會給出否定回答。受過良好教育、有著體面工作、收入在同齡者中處於中等或偏上,是這個群體的共同特徵。儘管這群人也有各種職業壓力和經濟訴求的不滿,但較之出租車司機、外賣等很多用體力討生計的人群來說,這群人當然不會認為自己是這個社會的弱勢群體。但最近網上熱炒的兩件維權事件卻再次揭露了一個事實——在法律失去其公正性、政府監管不到位的情況下,在權力和資本面前,任何一個社會群體(甚至包括權力和資本的擁有者在失去這些時)都會成為弱勢群體。

網路熱炒的維權事件,一是西安女車主在奔馳4S店哭訴著維權的事件,二是同濟大學女博士利用網路力量為母伸冤事件。前一事件中,女車主犧牲了自己的顏面和隱私,但最終通過製造輿論,將私人事情公共化的方式,得以將事情的結果朝向對自己好的方向扭轉。後一事件中,女博士發誓將用一生來揭發相關地方幹部的不當行為,來洗清母親的冤屈,不過這一仗將不會那麼容易,因為挑戰的是公權力的私用者,結局或許是在上訪隊伍中又增加了一個高學歷的人。

這裡筆者並不想對這兩件事情本身做任何評價,想要藉此討論的是,為什麼類似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如何變革我們的社會環境,不再「逼良為娼」?如何改善我們的體制而讓人感覺到公正、正義和幸福?對大多數人民來說,過上一個體面的生活也算是幸福了。中國發展到這個階段,也具有了讓大多數人民幸福的物質條件了。但細節決定一切,各種介於資本、政府和人民三者之間的體制缺失了很多細節,就讓人民本來就應當有的幸福付之東流了。

儘管我們有龐大的政府機構、各種消費者權益保護部門以及法律機構,但個人當權利被侵犯時,卻發現沒有任何機構可以用來保護自己的利益。甚至,當事者都不知道該通過什麼方法找到可以為自己伸張正義的部門。

個人利益被侵犯時,人們通常會以以下幾種方式來保護自己的利益。第一,與直接造成自己損失的對方進行直接溝通,以尋求協商解決的可能性。導致自己利益受損的一方有可能是政府部門、資方或商業機構,包括社會組織等,也有可能是個體。個體對個體的糾紛不是本文的主題,不在這裡探討。這裡需要討論的是,當個人與一個機構或者組織特別是商業組織之間發生糾紛時,為什麼本來有理的自己,卻被像一個皮球一樣推來推去,有理卻無處說?就像那位維權的女車主那樣,在多次要求無果、不得已通過媒體維權之後的第20天,才終於得以迫使侵權機構的負責人出來見自己。那麼,為什麼這些企業的負責人總是那麼沒有擔當、不願面對消費者呢?或許是因為公司的高管和相關部門負責人公務繁忙,正如網上熱傳的奔馳老總在不得不出來面對時所給出的理由;但主要根源在於,對於這些企業負責人來說,消費者根本不重要。在中國侵犯消費者的利益根本不是事兒。中國人口基數大,你不買自有他人買,特別是房子、車子等一生只會購買幾次的消費品。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