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美貿易戰

特朗普「拼貿易」有利美中和平

加內什:不管你怎麼評價特朗普的重商主義,它至少是一種有限度的痴迷。他對與中國發生更廣泛的理念衝突不感興趣,因為他沒有更廣泛的理念。

自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結束世界兩大強國之間一段相對禮讓的時期以來,已經過去了一年。美國總統針對中國的貿易關稅舉措引發了反制措施和反反制措施,讓市場感到恐慌,甚至引發了一些聳人聽聞的有關新冷戰的預言。

現在我們了解到,休戰即將出現。雙方正在華盛頓舉行頗有希望的會談。特朗普的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表示,一項協議「越來越近」。

借用網路熱詞,緊張局勢正在迅速「降溫」。我們很容易看出原因。美中達成協議將提振全球經濟情緒,對於距離連任選舉還剩下18個月的美國總統,這是一份不可抗拒的厚禮。特朗普可以在選民面前展現出政治家風采:他能從一個海外大國爭取到讓步,而沒有給美國人帶來長期衝突的痛苦。

然而,在世界慶賀避免了第二次冷戰之前,不妨考慮一個黯淡的替代前景:真正的攤牌將在特朗普卸任總統後出現。我們現在看到的美中關係令人震驚的破裂,到頭來可能被視為一個相對而言的伊甸園。而我們現在視為和平破壞者的那個男子,實際上可能是和平的朋友。

特朗普的好鬥風格讓人們忽視了一個事實:他對中國的不滿很少。基本上,他只有一個不滿:貿易。他認為,至少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在經貿往來中把厚道的美國耍得團團轉。這是一個強烈、持久、有時被誇大的抱怨。但只有這一個抱怨,僅此而已。而且,既然是一個與手袋關稅和技術轉讓之類有關的實際問題,它是有可能通過談判來化解的。

在經濟問題之外,他對中國的擔憂並不明顯比普通的美國總統更強烈。鑒於他對強勢政府的欣賞,或許他對中國的擔憂更輕。不管你對特朗普斤斤計較的重商主義(他認為願意接受經常帳戶赤字的國家永遠是冤大頭,無一例外)怎麼評價,它至少是一種有限度的痴迷。他對與中國發生更廣泛的理念衝突不感興趣,因為他沒有更廣泛的理念。

特朗普擁有的是他畢生的固定想法:任何交易都有輸家和贏家,而美國輸了太久了。

那麼,美國總統沒什麼興趣、甚至毫無興趣的問題可能包括:中國的內部事務、美國的亞洲盟友的不安全感、中國在非洲大陸投資所換來的非洲國家的外交報答、國際組織的可行性(在一個崛起的強國在這些組織中幾乎毫無話語權的背景下)以及民主和一黨製為主導21世紀而展開的意識形態角力。這些事情可能會讓這兩個大國在未來幾十年較勁。在他擔任總統期間,它們相對於貿易都是次要的。

換句話說,正是特朗普的狹隘遏制了大國緊張關係。他把世界看成一個多語言的集市,置身於其中,主要目標是避免吃虧;這種世界觀很難說振奮人心。但它有利於全球秩序,因為它把美中敵意局限於可談判的經濟領域。他不指望海外大國改變其基本特點或雄心。

如果我們盼望更宏偉的、受到「價值觀」和對國家利益的更寬泛解讀指引的特朗普外交政策,那將是自釀惡果。我們很可能會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發現這一點。美國不太可能再出現一位經濟偏執狂總統。特朗普對地緣政治的見解不僅像一個首席執行官那樣有限、而且簡直就像一個首席財務官,甚至一個會計師那樣膚淺。

特朗普是對華鴿派:就在2018年,這種想法聽上去會像是牽強的逆向思維。到2019年底,它可能只是一個輕度顛覆性的命題。他似乎正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的速度似乎表明,這是他最終而言關心的事情。他的繼任者不太可能這樣。

此前,把特朗普比作平靜前的風暴一直是讓人寬慰的。他會打亂美中關係,而未來的領導人將再次修復這種關係。但實際情況可能相反。在特朗普打破對抗的禁忌後,在貿易以外抱有更廣泛不滿的繼任者將會更有膽量發泄不滿。如果他們這麼做,圍繞洗衣機關稅的小衝突將成為美好的過去。這難道不是一種令人不安的想法嗎?美國總統最差的特質之一——實利主義——可能是有利於和平的力量。

譯者/梁艷裳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