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企業管理

996工作制與中國科技企業的國際化

劉遠舉:當不同的經濟體在短期內競爭,低人權優勢的確是可以發揮作用的,這是競爭的趨低模式。

中國程序員在GitHub上集體反對996工作制,突然成為輿論場上的一個熱門話題。

程序員群體一直是中國輿論場的顯族,比如花格子襯衫,雙肩包,直男等幾個標籤就支撐起無數段子。其實這些刻板印象並不足以讓這個群體引人注目,真正讓這個群體受到強烈關注的原因只有一個:高薪。

程序員是高薪群體。高薪是員工相對企業,具有較強的談判能力的表現,但在加班這件事上,卻相對被動。這種現象簡單的用一句「企業壓榨員工」、「勞動者的權利受到資本的侵犯」來解釋996,就顯得太流於表面了。

那麼,為什麼需要加班?

從經濟規律來看,一般認為:工資水平提高,勞動者最初會選擇增加工作時間以獲得更多收入,於是勞動力供給量會增加,工資水平與勞動力供給量成正比關係。在這一階段,工資越高,會更多的工作,中國人收入並不高,所以人們傾向於更多工作來換取更多的工資。

從行業來看,互聯網行業競爭激烈,發展迅速,公司必須全力拚搏;從具體工作性質來說,程序員面對的需求往往很急,還時常有突發事件需要解決,這都會導致經常加班。這些出於需求的加班,往往會形成一種文化,這種文化進而衍生出來各種不必要的加班。

當公司管理能力不足,無法很好的識別員工的能力,加班就成為一個表面的識別指標,於是,一個部門、一個公司中,有人加班的時候,其他人就被迫跟隨性加班。一些公司,甚至形成了一種奇特的模式:晚餐一起聚餐喝酒,然後一起返回公司加班到凌晨。

任何事都有兩面,加班的機制存在的同時,反加班因素也在不斷發展。

首先,仍然從大的經濟規律看,最初人們會用工作換收入,隨著工資水平繼續提高,有了豐厚的收入後,收入的邊際效應開始遞減。直白地說,錢已經夠多了,於是勞動者就傾向於休閒,認為休閒比收入增長更重要。他們寧願選擇增加休閒而減少工作時間,致使勞動力供給量反而減少,此時工資水平與勞動力供給量成反比關係。簡單的說,在這一階段,工資更高了,人們反而不願意工作了。

從行業背景來看,IT行業是近30年來爆發性增長的行業,創業、股權、上市,構造著一個又一個的財富神話。IT公司的人願意加班,很大程度上是財富效應。創業、期權、獎金、分紅,這些都激勵著行業內部的從業人員加班。但是隨著技術紅利結束,行業爆增長趨緩,經濟下行等因素,財富神話不再,激勵也隨著降低。雖然很多公司收入、利潤仍然高速增長,但是財富是伴隨風險而來的,很多公司的風險已經釋放,創造員工財富神話能力已經不如當年。

一個較為微觀的機制是,老闆上班晚一小時,如果有100個下屬,就能帶來100小時的工作時間。部門領導晚下班1小時,就能帶來10小時的工作時間。這種描述雖然並不精確,但大致成立。所以公司會致力於打造各種文化,經常出現各種雞血,甚至狗血的儀式,甚至帶有強迫性或侮辱性。但公司沒有強制力,雞血的底子仍然需要靠利益,所以一旦利益的供給跟不上,不能持續提供財富預期,996工作制自然持續不下去了。這一次發起整個事件的人,正是一個年輕的程序員,顯然在大公司中,各種財富預期與他關係不大,既然如此何必如此被帶著拚命。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