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父母與子女

為什麼跟父母談論理想那麼難?

劉韻瑩:很多事情無關原則,我們與父母的劍拔弩張恰恰源於對這段親情關係的無力感。

2016年初秋的一個夜晚,酷夏的餘熱兀自蒸騰著南國,我在工作室開著空調大汗淋漓地製作甜品。我已經連續工作了30個小時,頭腦昏脹,膝蓋和肘部關節腫痛。自2016年年中創業以來,這樣的工作強度於我已是常態。我最擔心的是自己會突然昏倒,這樣就趕不上進度了。

比起許多一邊天天刷微博逛淘寶,一邊抱怨「寒門」再難出貴子的同齡人,當時的我,焦慮來自於財務方面的巨大壓力。為了省錢,我已經二十天沒有吃過炒菜和米飯,每頓飯都是青菜挂面,感覺味覺都退化了。如果不加班加點接工作量極大的甜品活動單,我連房租都交不起。極度疲倦的我,癱坐在不知能否稱之為床的簡易沙發上,看著銀行帳單上23萬的欠款,感到前方彷彿是無盡的苦難。比起三個月前被家人「掃地出門」的崩潰,那時的我卻無比平靜,夾雜著一絲不知是否已然麻木了的苦澀。

2016年初,我從一家公關公司辭職創業,報名參加了烘焙的學習班。母親知道後,指責我事事不與她商量。這樣的爭吵到年底已是劍拔弩張的程度。母親極度嫌憎我的上色顏料弄髒地板,長期佔用飯桌,侵擾了他們老兩口的正常生活。萬般無奈之下,我只好從家中搬出。

與多數中國家庭一樣,我的父母一直希望我有份體面和穩定的工作——最好就是錢多事少離家近。若依照父母對我規劃的人生軌跡,我應該當公務員或者老師,再次一等應該在國企辦公室里朝九晚五上班。一位相貌堂堂的有為青年應該在適當的時候出現在我家門口把我娶過門——最好在我22至25歲之間。接著拜堂成親、相夫教子、兒孫滿堂,一氣呵成,皆大歡喜。

然而,我們並非生活在Matrix之中(電影《黑客帝國》里,所有人類都生活在一套由建築師設計的人工智慧模擬系統程序Matrix中)——至少我拒絕承認。在朋友眼裡,我是一個有主見的女孩; 在親戚眼裡,我則是一個叛逆的孩子。小時候,我會通過壓抑自我避免與父母衝突。當我到了青春期,一種強烈的自我意識佔據了上風。從高中分科、大學專業再到職業方向選擇,我所有的決定無不偏離了父母的期望,以至於常常與他們產生衝突。

我母親是一位女強人,她對大男人和家庭溫暖的極度渴望便順理成章轉移到我身上。作為她唯一的女兒,她認為我有義務承載著她的夢想,因為這就是「我的夢想」。因此,在我的成長過程中,她的期待常常充滿了糾結。她雖然一方面也有「望女成鳳」的期盼,但更多的卻是怕我太辛苦或者過於冒險激進。這樣的糾結一直伴隨著我的成長,每當隔壁家的阿姨和她孩子「蒞臨」我家指導的時候,母親那怒其不爭的眼神便好像要把我回爐重造一般。可當看到我疲倦憔悴的面容,她卻又心疼地勸我不要那麼拚命。「女人不需要事業,應該找個好男人嫁了在家相夫教子」是她常掛在嘴邊的規勸。可是,我並不甘心。

我熱愛烘焙行業,但是在父母一代人的眼裡,烘焙並非一個「光鮮」行業。在最初,他們無法理解我的熱愛,因為他們覺得自己無法體面地向周圍的親友解釋我的職業。所以在進入這個行業初期,我飽受著整個家族的質疑。這就是選擇自我需要承受的代價。作為一個擁有「自由意志」的個體,我堅信自己不應該依附於任何人。不過,脫離依附往往伴隨著對抗和孤獨。而我需要面對的不僅是父母和親人,更是整個主流社會。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