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社交網路

社交網路是出版商,不是郵遞員

桑希爾:美國《通訊內容端正法》的初衷是推動言論自由和創新,同時信任科技平台監督內容。但科技巨擘們顯然未能履行義務。

本月襲擊克賴斯特徹奇(Christchurch)兩座清真寺、殺害50名禮拜者的恐怖分子,現場直播了一段17分鐘的屠殺視頻。24小時內,這段視頻在Facebook上被上傳了150萬次。它還以每秒一段的速度被上傳到YouTube。

Facebook和谷歌(Google)——YouTube的母公司——在接到警示後迅速做出了反應。Facebook在用戶能夠瀏覽之前屏蔽了120萬個此類視頻,並刪除了其餘視頻。儘管如此,隨著該視頻被傳到其他網站,還是有成千上萬的人看到了。

雖然社交網路反應迅速,但我們還是要問:我們為何要容忍那些可以被用來以閃電般速度和全球規模煽動仇恨、「正常化」暴力的技術?

大部分答案都在美國國會1996年通過的《通訊內容端正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條的一句26個單詞的條文中。這句話寫道:「交互式計算機服務的任何提供者或用戶,都不應被當作其他訊息內容提供者所提供的任何訊息的發布者或發言者。」因此,與對所有發表的內容負有法律責任的傳統媒體公司(包括英國《金融時報》)不同,Facebook、谷歌、Twitter等公司遵循的是不同的規則。

《創造互聯網的26個單詞》(The Twenty-Six Words That Created The Internet)一書作者傑夫•科塞夫(Jeff Kosseff)稱,事實證明,第230條是科技平台的「極大福音」。它鼓勵了驚人的創新,加速了全球一些最富有公司的成長。但它也允許數十億網民隨心所欲地在網上發布任何內容,幾乎不受任何限制。有些內容可以啟發靈感,但大部分是瑣碎的,還有一小部分是荒唐且有害的。社交網路對此不加區分。

當然,並非所有國家都遵循美國的法律,也不是所有國家都像美國那樣對言論自由有一種極端的本能。在紐西蘭,公共審查機構宣布襲擊者的視頻「正式令人反感」(officially objectionable),這意味著任何上傳該視頻的人都可能入獄。警方已經開始實施抓捕。

紐西蘭總理傑辛達•阿德恩(Jacinda Ardern)表示,科技公司應被視為「出版商,而非只是郵遞員」。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甚至在推動在6月舉行的G20大阪會議上討論這一問題,他表示:「把互聯網當作一個無人管理的空間是不可接受的。」

言論自由和審查之間的平衡肯定是一場永不停息的辯論的主題,隨著社會習俗和法律的演變而起起伏伏。但在現實中,我們的社會草率地將這場辯論的大部分外包給了科技平台。我們不該讓它們成為我們的官方審查者;它們似乎也沒有能力承擔這樣的責任。但這些平台應該與世界各地的社會就其規則、慣例和服務不停地進行對話。

英國廣播公司(BBC)最近的一部紀錄片《互聯網最骯髒的秘密:清潔工》(The Internet's Dirtiest Secret: The Cleaners),生動地描繪了試圖近乎實時審查海量在線內容所帶來的道德不確定性、實際複雜性及人力成本。

例如,谷歌允許用戶上傳薩達姆•侯賽因(Saddam Hussein)被絞死的視頻,因為該公司認為這是一個歷史性事件,這樣做對嗎?在伊爾瑪•戈爾(Illma Gore)創作的一幅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裸體畫被分享了5000多萬次之後,Facebook封了她的帳戶,這樣做對嗎?

此類決定依靠的是人的判斷、政治敏感性和文化背景,而非任何算法。但是,推動這些科技巨頭的廣告賺錢機器從設計上把內容剝離背景,而且獎勵病毒式傳播,而非任何價值概念。

當需要人作出判斷時,這項工作往往被委託給低薪的網路管理員。上述BBC紀錄片聚焦的就是菲律賓網路管理員承受的心理壓力,他們每天要審核多達2.5萬張圖片,包括恐怖分子斬首和兒童色情圖片。

科塞夫表示,國會通過第230條有兩個目的。一是推動言論自由和創新。另一個是確保科技公司對其內容保持監督。「它們在監督方面完全失敗,沒有意識到這是一份雙向契約,」科塞夫說,「它們的服務被壞人『武器化』。它們需要拿出勇氣,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科技公司似乎姍姍來遲地意識到這些危險,並試圖做出回應。但是它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在它們完全履行己方的契約義務之前,美國國會應威脅廢除第230條。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