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經濟

中國消費者:國家需要你們

就在中國最需要消費者的時候,消費者正在捂緊錢包。去年中國汽車銷量出現20多年來首次下滑,零售增速降至15年低點。

近期消費者信心動搖反映出了關於經濟的一個基本事實。勞動者生產率的提高主要依靠企業和當地政府的投資。去年,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增速錄得上世紀90年代以來的最低水平,收入增幅也跌至7%以下。

理論上,只要投資能變得更有效率,其在GDP中所佔比重下降就可以不導致經濟增速下降。

拉迪說:「當投資佔到GDP的40%或以上的時候,這些投資不可能是有效率的,被浪費的部分太多了。」增加消費導向型的投資將有助於提高投資效率,因為以消費為導向的公司更多的是私營企業。騰訊(Tencent)和阿里巴巴(Alibaba)等中國企業正投資數十億美元,用於線上和線下的消費基礎設施。

但拉迪警告道,「如果繼續進行沒有效率的投資並降低投資率,經濟增長就會放緩」。他預計,如果中國的信貸分配不能得到改善,未來幾年中國GDP的增速可能會放緩至4%。「這就是為什麼你不應(過快)降低投資率的原因。」

存在這樣危險:整體消費的增長可能會被日益加劇的不平等扼殺。截至2015年,中國收入最高的10%的人口擁有超過65%的家庭財富,而收入最低的50%人口擁有不到10%的家庭財富。這在一定程度上也體現在中國的高家庭儲蓄率上,中國家庭儲蓄佔GDP的比例在2010年達到峰值25%,但此後有所下降。要確保再平衡的可持續性,降低家庭儲蓄率至關重要。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近就家庭收入與消費之間的差額發出警告,稱還有增長的空間。「按購買力平價計算,中國的人均GDP與巴西相當,(但)中國的人均消費只與尼日利亞相當。」IMF於去年12月寫道,「如果中國家庭的消費量能達到巴西家庭的水平,那他們的消費量將增長一倍以上。」

經濟學家一致認為,使中國家庭儲蓄占收入的37%、抑制了消費支出的一個關鍵因素是高昂的房價。

多年來,姜榮和她的丈夫一直在有計劃地存錢買房。但2016年,他們花費大筆首付款購買了一處房產後,他們可自由支配的支出增加了。中國擴大的社會保障體系(包括一個提供部分保障的醫療保險制度)以及越來越多隻花不掙的養老金領取者,也提振了可自由支配的支出。

但他們是幸運的。對於收入處於底層的人來說,家庭要大舉借貸以支付住房費用。中國的家庭貸款已升至GDP的49%,主要原因是抵押債務的增加。

由於所得稅在中國政府收入中所佔的比例微不足道,久未出台的房產稅也被推遲,因此大多數的二次分配都發生在家庭內部,而不是通過財政體系。姜榮的女兒張思遠(音譯)的父母和(外)祖父母都願意將自己的部分儲蓄交給更有可能花掉這些錢的年輕一代。

根據OC&C戰略諮詢公司(OC&C Strategy Consultants)的數據,1998年後出生的中國「Z世代」(Generation Z)佔中國家庭總支出的15%,而在英國和美國,這一比例為4%。

「低儲蓄率的新一代消費者正在開始進入市場。」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教授金刻羽說,「但這還需要時間。」

Wang Xueqiao上海補充報導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