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精神健康

收入不平等如何影響精神健康?

邰蒂:《內在層次》一書展示了精神健康與收入不平等的關聯,指出不平等的社會中人們不止生理上疾病纏身,心理上也受到影響。

過去十年中,一些機構發布了引人深思的精神健康數據。一部分報告指出西方世界中精神苦悶程度正在普遍增長,更有爭議的是,指出各國的精神苦悶程度有顯著不同。

據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報告,幾乎四分之一的美國人受精神緊張困擾,而澳大利亞、英國、紐西蘭和加拿大的這一比例為大約五分之一。在日本,這個比例不到十分之一,德國、西班牙和義大利亦是如此——比美國要低得多。

為何如此?人類學家或將其歸咎於不同文化對於個人主義、幸福與自我表達的不同概念;經濟學家或將其歸責於不同的商業動機:在私營企業通過銷售抗抑鬱藥品盈利的國家,譬如美國,自測或被診斷為「緊張」、「焦慮」或「抑鬱」的人愈多,商機也愈多。

如果理查德•威爾金森(Richard Wilkinson)和凱特•皮克特(Kate Pickett)這兩位現居倫敦的流行病學家不出謬誤,便還有一種解釋:收入不平等。他們於2009年出版的暢銷書《精神層次》(The Spirit Level)主張,英美等國的高度收入不平等與其更差的生理健康、更為頻發的暴力事件、以及生產力更低的經濟相關。

自那以後,威爾金森和皮克特又延伸了他們的論點。他們的新書《內在層次》(The Inner Level)主張,不平等的社會中人們不止生理上更疾病纏身,在心理上也受到影響。這些社會的居民更容易受到慢性應激、焦慮、抑鬱症、躁鬱症和成癮等問題的困擾。

威爾金森和皮克特用世界衛生組織的調查結果,以及一份從27項獨立研究收集數據的《柳葉刀精神病學》(Lancet Psychiatry)報告,展示了精神健康與收入不平等的關聯。在這兩項數據上,美國和日本都各據排名兩端。

接著,他們展示了不同國家的收入不平等模式與問題賭博、兒童行為問題、躁鬱症、甚至「自我提升偏見」——即誇大自我重要性——的高度關聯。同樣,收入不平等與企業的廣告費用也相關——威爾金森和皮克特將其歸咎於美國等收入不平等國家中因地位焦慮產生的更強的消費主義。

威爾金森和皮克特認為收入不平等國家中精神健康的惡化不止影響了窮人,也影響了富人(儘管影響程度低得多)。「儘管坐擁前所未有的物質舒適,(生活在盎格魯-撒克遜世界的)我們仍身負痛苦和精神疾病的重擔。」他們如此說道,並呼籲在這些國家施行縮小不平等的新政策。

有的讀者對此不予置信。相關性不代表因果關係,威爾金森和皮克特的理論也有缺點,其一是很難精確地衡量精神健康。舉例來說,有些人認為更強的消費主義不是壞事,也不覺得地位焦慮應與抑鬱症和躁鬱症相提並論。

然而,儘管有這些疑慮,對威爾金森和皮克特的論點完全不予理會卻是愚蠢的。這絕非最近唯一一本強調這些問題的書。實際上,近來一大批關於這場辯論的書籍湧現,立場有左有右,這顯示出今日許多美國人承受的精神痛苦、家庭分裂、社群壓力之重。這些問題在貧窮社區中尤甚。我在閱讀《簡斯維爾》(Janesville)、《掃地出門》(Evicted)、《鄉巴佬的輓歌》(Hillbilly Elegy)和《分崩離析》(Coming Apart)時,無法不為這些悲劇感到深深的悲傷和憤怒,而它們發生在美國這般富裕的國家。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