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印巴關係

上合組織能否對解決克什米爾衝突發揮積極作用?

蘭順正:上合組織在應對領土爭端上有一定「先天」優勢,但克什米爾問題作為印巴關係的死結,不是那麼好解的。

據報導,俄羅斯《觀點報》網站近日發表文章稱,針對印度和巴基斯坦最近的軍事衝突,兩國同屬的上海合作組織或許可以在框架內創造信任氛圍,以調解雙方爭端。文章稱,印度和巴基斯坦不僅是核大國俱樂部的成員,而且還是上海合作組織的成員,兩國在加入上合組織時就有義務遵守組織原則——不用武力解決爭端,因此上合組織應該成為化解矛盾的平台。無疑,俄媒的此番言論再次引起了世人對於上合組織能否在解決成員國領土爭端中發揮積極作用這個問題的關注。

領土爭端是世界範圍內普遍存在的問題,由於往往事關國家核心利益,所以在解決的道路上也是障礙重重。而克什米爾歸屬是印巴之間的核心矛盾,其中印控地區約10萬平方公里,巴控地區約7萬平方公里。這些年來,印巴圍繞克什米爾問題爆發過三次戰爭,而且還不時會有零星的大小衝突。可以說,克什米爾是印巴關係中的一顆重要砝碼。雖然自印度莫迪政府上台以及巴基斯坦謝里夫上任總理開始,兩國都對和平解決克什米爾問題表露出一定的的善意。但2016年的烏里(Uri)襲擊事件讓局勢再度升級,印巴雙方在實際控制線周圍不時擦槍走火,並引發了人員傷亡。而此次雙方軍隊克什米爾的空中乃至地面交火,更是映證了該問題的棘手。

客觀來說,上合組織在應對領土爭端上有一定「先天」優勢,因為上合組織一開始就是為解決類似問題而生的。長期以來,中蘇邊界問題對於兩國關係以及各自的安全造成了非常不利的影響,為了能儘快甩掉歷史包袱攜手向前,兩國開始了為期不短的談判和協商。蘇聯解體以後,中蘇邊界問題從兩方問題成了五方問題,分別是中國、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1996年4月26日,中俄哈吉塔五國元首在上海舉行第一次會晤,中國與俄、哈、吉、塔簽署了《關於在邊境地區加強軍事領域信任的協定》,奠定了五國合作的基礎,被稱為「上海五國」。2001年6月14日至15日,上海五國元首在上海舉行第六次會晤,烏茲別克斯坦以完全平等的身份加入「上海五國」。15日,六國元首舉行首次會議,並簽署了《上海合作組織成立宣言》,上海合作組織正式成立。上合成立後,中國與俄哈吉塔邊界問題的解決進入快車道,隨著 2011年1月12日,塔吉克斯坦議會批準中塔《勘界議定書》,中國與四國的邊界問題塵埃落定。8年之內,上合組織成功平息了五國邊界爭端,堪稱是一個奇蹟,凸顯了上合在調解領土爭端的中的作用,也為世界其他國家解決類似爭端提供了榜樣。

同時,在 2017年6月9日舉行的上合組織阿斯塔納峰會正式給予印度、巴基斯坦上合成員國地位,這是上合首次擴員,成員國從6國擴大至8國。因此隨著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上合組織,那麼在理論上也就受到了上合相關規則的制約。換句話說,就是上合組織「管得著」印巴之間的領土糾葛——尤其是在爆發武力衝突的情況下。因此,上合組織具備調解當前印巴克什米爾衝突的一定條件。

但是也必須看到的是,克什米爾問題作為印巴關係的死結不是那麼好解的,其複雜程度可能要超過當年的中國—俄哈吉塔邊界問題。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