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矽谷

矽谷難以啟齒說「謝謝」

克拉克:矽谷風險資本家不喜歡企業創始人發來的感謝信,因為扎克伯格和喬布斯這樣的天才不會說謝謝。

上周某一天,我到辦公室時在桌上發現了意想不到的東西:一封感謝信。

那封信來自一位同事,他說他很感激我給他的一點小建議——我的建議顯然幫助他對付了工作中的一個棘手狀況。

就在不久以前,我對這事還不會想太多,無非是:a)這是一位考慮多麼周到的人啊;b)這是一張多麼溫馨的字條啊。可是,我在那之前看到了矽谷一位首席執行官瑞安•卡爾德貝克(Ryan Caldbeck)的高見,他認為說「謝謝」其實是一件複雜得多的事情,可能實際上具有破壞性。

他的公司CircleUp投資於非常年輕的初創企業。去年,他在Twitter上發布了一份讓人感到親切的錯誤清單,列舉了他剛剛擔任CEO時犯下的一個個錯誤。第五個令人震驚。他說,在見過風投公司的人之後,給他們發電子郵件表示感謝是一個錯誤,因為那會讓你看起來「絕望,而不是禮貌」,並暗示你的公司(用科技行業的套話來說)不夠熱門。

當讀到這些內容時,我簡直目瞪口呆,所以上周我給他發了封電郵,問一下他究竟是什麼意思。結果是,他一直都很喜歡發精心措辭的感謝字條,但當他開始爭取風險投資時,這個習慣起到了反效果。

「在科技行業風投領域,我認為很多(並非所有)風險資本家將創始人的感謝郵件視為一種負面信號,」他說,「他們會說,這裡的邏輯是,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不會發感謝郵件,因為他們太忙了,也因為他們有那麼多融資選擇。」這是風投世界的不幸和獨特之處,「但它確實存在」。

這證實了我對矽谷無趣、空虛的很多偏見。但細想之下,我能領悟到有時候說「謝謝」也許會適得其反。

我的一位同事對某個珠寶大亨的採訪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後,那位大亨竟然送給她一束花,令她感到驚恐。另一位同事同樣感到沮喪,因為某個服裝業百萬富翁發給她一封彬彬有禮的手寫信,感謝她撰寫了關於他的那篇文章。

在這兩種情況下,致謝的人都讓作者擔心她們的文章深度不夠。什麼都不做會更好。

同樣,求職者在面試後給僱主發感謝信時必須要謹慎,因為容易出錯的地方太多了。不言而喻,名字不該拼錯,頭銜也不該搞混。

但語氣也很重要。對於一家華爾街銀行來說,一張以「親愛的……」開頭、精心措辭的感謝信也許是不錯的選擇。我不會對一家由20多歲的年輕人經營的科技公司嘗試這種做法。我也不會給高盛(Goldman Sachs)的任何人發一封以「哥兒們!」開頭的感謝信。

事實上,我不記得在面試後曾給誰發過感謝信,但那也許是因為我從未在美國求職。

美國的調查顯示,很大一部分僱主希望收到這樣的感謝信,有些僱主會淘汰沒有這麼做的求職者。

我完全贊成這一點。歸根結底,表達感謝的重要性被嚴重低估了。

美國去年的一項研究表明,人們老是低估被致謝者人會得到多少喜悅,同時高估他們會感到多麼尷尬。

更好的是,他們應該和一位祖母談談。

我數不清這麼多年來我遇到過多少位這樣的年長女性:她們曾勤勉地教孩子寫感謝信,但到頭來,在她們給孫輩送生日禮物或聖誕禮物後,卻連一條短信都沒有收到。

前幾周,我遇到一位祖母,她如此憤怒,以至於「罷工」了。她不再送給孫輩們任何東西。

另一位差點要跟她的子女們攤牌,告訴他們,是時候教孩子們更會做人了。

太好了。教會孩子們說謝謝的重要性不僅在於良好禮儀。這是一份可以持續一生的禮物,無論是在職場還是在其他場合。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