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麥克法誇爾

麥克法誇爾:文革起源的探索者

許成鋼:文革結束40年了,但學界的研究仍然是膚淺和有局限的。在有限的研究成果中,麥克法誇爾的貢獻不可磨滅。

2月11日,著名歷史學家、哈佛大學費正清(John King Fairbank)中國研究中心前主任,國際上最有影響力的文革史學者羅德里克•麥克法誇爾(Roderick MacFarquhar,1930.12.2-2019.2.11)教授在家中辭世,享年88歲。雖然早聽說他身體不好,消息傳來,我仍然被從天而降的震驚和沉痛所籠罩,久久不能釋懷。儘管悲傷難抑,但是我知道此時此刻,緬懷故人最好的辦法就是用一篇文章來紀念他。

我在哈佛大學讀博士的時候,麥克法誇爾是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的主任。那時我和費正清中心有密切的來往,因此與他和他周圍的許多人相識。他是我的老師輩分,但我和麥克法誇爾有很多共同的地方:我們都是中國文革的親歷者,文革是我們的研究對象。當然,麥克法誇爾是國際上公認的研究文化大革命的最重要的學者。而我至今並沒有發表學術性的對文革的直接研究。

麥克法誇爾是費正清的學生。他對文革的研究就得到了費正清的高度關注。在他力薦之下,麥克法誇爾成為了哈佛大學的教授。早在文革進行期間,海外學術界就已經開始了對文革的研究。費正清的《美國與中國》(The United States & China)的第十六章《第二次革命》(即文革),可能是中外最早的研究文革的學術篇章。麥克法誇爾與費正清合編的《中國革命中的革命:1966-1982》,是政治學、經濟學、社會學、歷史、文學多個領域中國問題專家在哈佛召開的文革學術會議的文集,大體反映八十年代末海外中國問題專家研究文革的水平。

傳統上,每年哈佛大學最受本科學生歡迎的課都是經濟學的入門課,但是麥克法誇爾在八十年代中後期開設的「文化革命」這門課,連續幾年居然成為哈佛大學本科生里最受歡迎的課。來聽課的學生爆滿,以至於要到劇場里去授課。在這門課上,他播放大量的原始的文革紀錄片片段(包括天安門廣場的瘋狂,破四舊的殘暴,奪權的內戰,等等),邀請多個來自中國、經歷過文革的博士研究生當助教。因為文革既是我的社會科學的學術生涯的起點,也是我的研究對象,我對文革的研究有很強的自己的看法。所以我選擇不參與這門課程的助教工作。許多當年麥克法誇爾的助教,後來成為著名學者。其中好幾位一直都是我非常好的朋友,比如香港科技大學社會學系丁學良教授、現任麻省理工斯隆商學院副院長的黃亞生教授、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裴敏欣教授,等等。

在海外學術界影響最大的文革研究文獻,當屬麥克法誇爾畢其學術生涯之功寫成的兩部巨著:《文化大革命的起源》三卷本(The Origins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The Coming of the Cataclysm 1961-1966),和2006年與沈邁克(Michael Schoenhals)合著的《毛最後的革命》(Mao』s Last Revolution)。《毛最後的革命》遵循學術標準,力求客觀,被學術界公認為最好的文革通史。

《起源》一書系統記錄了文革前十年的重要政治和經濟事件,是迄今為止以理解文革為目的、討論發起文革前十年重大歷史事件的最重磅著作。該書將大量歷史文件組織在一起,對文革和中國當代政治歷史的研究做出巨大貢獻。但是,該書過於集中在記錄領袖人物的文字、談話和媒體報導上,缺少對制度的分析和理解,尤其缺少對中國極權制性質的基本認識和分析。這是很多文革研究,尤其是海外中國問題專家關於文革著作中的通病:很少關切和討論蘇共對中共建設和性質的決定性作用,包括在中共建黨時期;在五十年代對中國建立極權制度的作用;以及蘇聯-中國極權制的基本特點。多數學者缺少對極權制的基本理解,缺少對極權制在中國的基本理解,看不到蘇共極權制與文革極權制的共性,而是過高判斷了中蘇分歧、衝突等方面的作用。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