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騰訊

「頭騰大戰」的新藥方

許可:頭騰大戰中不管微信如何強大,它都不能、也沒有阻止消費者對多閃或抖音的訪問:只要有瀏覽器,任何人都可以通過鍵入網址進入或下載。

新年伊始,網路社交市場就硝煙瀰漫。

1月15日,今日頭條推出短視頻社交產品多閃,其下載鏈接短時間內被微信屏蔽,理由是「網頁包含不安全內容」。三天後,今日頭條母公司字節跳動官網的鏈接(bytedance.com)步其後塵,微信頁面顯示:「網頁包含誘導分享、關注等誘導行為內容,被多人投訴,為維護綠色上網環境,已停止訪問。」一周後,事態進一步升級,抖音的新用戶無法以微信授權的方式登錄抖音APP。這場被稱為去年「頭騰大戰」續集的大戲,激起了人們對於騰訊是否濫用平台權力的疑慮,呼籲「平台平等對待所有平台參與者」的聲音開始出現,一時間,「平台中立」甚喧塵上。而在新春開工的熱鬧中,我們不妨平心靜氣地問一句:平台為什麼要中立?它是否是治癒「頭騰」的良藥?

平台中立的起源

事實上,最早主張平台中立的恰恰就是平台自身。作為技術極客的發明,初期的互聯網一直以「技術中立」為圭臬。不僅如此,互聯網「端對端」(end to end)的設計架構,使不同終端之間連接和訊息自由流動成為其首要目標,而不考慮互聯網上的訊息收發人、訊息類型、設備、服務或應用究竟是什麼。一種寬泛的「平台中立」觀念因而成型。據此,網路運營者並不歧視、限制或控制網路用戶的行為,也不對其傳輸的內容區別對待。我們甚至可以說,網路就像公路,不關注亦不關心任何駕駛員。

網路中立不僅僅是技術主張,更關乎商業利益。1996年,美國國會制定了《通訊規範法》(CDA),其第230條款宣布:在線服務提供者既不承擔作為出版商、也不承擔作為經銷商的責任,因此不對用戶利用平台進行的違法行為承擔責任,從而兌現了政府對互聯網行業主導自身發展的承諾。1998年,美國《千禧年數字版權法》(DMCA)進一步為互聯網平台豁免版權侵權責任設立了避風港規則。正因如此,美國法學教授Anupam Chander在《法律如何成就硅谷》一文中,用大量案件反覆證明,平台中立的法律規則是保護網路企業不受法律訴訟干擾的無價之寶。

平台中立還有一個更近的起源,那就是平台作為「關鍵必要設施」(Essential Facility)的原則。在長達數年的歐盟谷歌反壟斷案中,多數派的觀點認為:在諸種網路產品與服務相關市場上,谷歌搜索引擎構成了反壟斷法中的「關鍵必要設施」,負有以合理條件向公眾平等開放使用的義務,如谷歌拒絕在其搜索引擎索引中列入某些正常商家提供的產品與服務訊息,或者沒有正當理由更改某些正常商家產品與服務的搜索結果排名,就可能構成壟斷。在這一背景下,法國在2014年發布了《平台中立:建立一個開放和可持續的數字環境》官方報告,用了一句中國人耳熟能詳的話——「網路平台不是法外之地」(Digital platforms are not lawless areas)——來表達對平台的嚴厲態度。該報告主張以谷歌案為鑒,要求平台作為關鍵必要設施,必須保證收集、處理和檢索訊息的透明度和公平性,在表達形式和共享內容之間不存在歧視,不得壟斷訊息生產手段,不歧視第三方進入平台,並實現技術兼容性和互操作性。

打破「平台中立神話」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