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美貿易戰

特朗普的談判策略與美中經貿談判前景

鄧聿文:特朗普既要顯示自己講信譽,又要避免談判破裂影響總統選情,美中貿易談判延期的可能性很大。

距特朗普定下的3月1日中美經貿談判時間大限不足一月,美方團隊已於2月11日即中國農曆新年初七來到北京,先進行副部級的磋商,爾後在14和15兩日,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財政部長姆努欽同中國副總理劉鶴舉行新一輪高級別會談。此次談判是中美貿易談判最重要的一次,兩國能否達成協議,成敗在此一舉。

回顧整個談判過程,去年12月1日兩國首腦在阿根廷的會見是轉折點。在此之前,美中通過互征關稅讓對方知曉自己的意志。客觀地說,中美的經貿和科技實力是不對等的,中國對美巨額貿易順差先天使得自己在這輪關稅大戰中處於不利地位,再加上中興和華為事件,更導致在貿易戰和談判中的劣勢。正是拿捏到這點,特朗普才會在前期對500億中國商品徵收10%關稅的基礎上,獅子大張口地提出對2000億中國商品徵收10%的關稅,並在今年1月1日後提到25%,還威脅對餘下的2500億商品徵稅。

然而,特朗普和他背後的核心團隊可能輕視了中國經濟的韌性、美中經濟的互補程度及他的競爭對手習近平。儘管中國經濟相對美國經濟有上述劣勢,但畢竟體量非常龐大,且內部結構齊全,抗打擊力量還是很強的。另外,中國的產業結構、勞動力素質、消費市場和基礎設施建設以及中美出口結構的差異等,也導致美國的企業和市場無法短期內和中國脫鉤。所以我們看到,去年全年中國對美出口和順差不但沒有萎縮,反而再創新高,這裡雖然有第四季度出口商為避今年的高額關稅而出口的因素,但把創新高完全歸於這點則是誇大。

「春江水冷鴨先知」,特朗普輕視,美國市場卻感受到兩國貿易戰對美國經濟可能造成的損害。美股第四季度的大幅動蕩,包括通用、福特等廠商的大幅裁員,很難說與美中貿易戰無關,更不用講美國豆農大量積壓的農產品。這些情況對特朗普構成了真實壓力。所謂「殺敵一千自損八百」,雖然特朗普在自己的推文中對此輕描淡寫,但他的內心一定感受到這種壓力,否則,在中國發出求和信號後,以其狠斗個性,本該乘勝追擊,而不是在第二輪徵收關稅後不久坐下來和中國談判。

當然,特朗普同意和習近平談判,也可能是再次誤判後者,以為是求饒信號,因而想通過談判兵不血刃地達到同中國打貿易戰同樣的結果,即迫使中國全面開放市場,實行完全的智慧財產權保護,以及在中國市場完全取得和中國企業特別是國有企業的平等待遇,最後實現擊垮中國經濟的目的。這就是美國要中國實行的結構性改革。為此,特朗普只給中國90天的談判期。

從整個貿易戰和談判來看,特朗普表現出三個明顯特點,一是「零和博弈」的極限施壓,在他的談判策略中,只有你輸我贏,沒有雙贏概念,為達此目的,他不惜動輒給對手施以最大壓力。無論對2500億商品加徵關稅,還是規定90天的談判期限,都是極限施壓的表現。二是當談判出現僵局時,注重元首外交。由於元首的地位和作用,元首外交確實能夠達到一般外交談判不可能達到的效果。但這更多體現在一些次要的非核心的利益問題上,在涉及國家核心的利益問題上,元首外交同樣可能面臨失敗。特朗普的元首外交,則企圖在核心利益問題上實現突破,達到目的。三是看重談判結果,而非談判過程。談判結果當然重要,然而,如果過分關注結果,而對如何取得結果不關心,這就使得不滿意的談判結果容易被推翻,給一線談判人員不必要的麻煩。因為一些結果雖然沒有達到預期目的,但是通過艱苦談判得來的,是在現有約束條件下能夠達到的較好甚至最好結果,輕易否決這個結果,很容易造成談判破局,事情僵持。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