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新聞業

沒必要為假新聞恐慌

哈福德:如果我們相信特朗普是由聽信了假新聞的人們選上台的,那麼我們對選民們的評價是不公允的。

給所有人的新年決心:不要再討論假新聞了。或許我們剛一開始討論這件事的時候就應該馬上停下。根據谷歌趨勢(Google Trends)的數據,那是在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贏得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之後那周,這表明,這種興趣是由震驚之下尋求解釋的人們推動的。假新聞並非唯一的替罪羊,但它曾經是、也仍然是頗受歡迎的一個。它甚至入選《柯林斯詞典》(Collins Dictionary)的2017年度詞彙(Word of the Year)。然而,這個詞早已不再有用,原因有下面5個。

首先,假新聞沒有任何意義,更準確地說,對於不同的人而言,它有著多到令人眼花繚亂的不同意義。路透新聞研究所(Reuters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Journalism)展開的焦點小組研究顯示,人們把各種不同的事情歸為「假新聞」,包括煩人的彈出廣告、發表誤導性言論的政客以及帶有政治偏見的報紙。

這些都不符合假新聞的原始定義,至少不符合我所理解的假新聞的原始定義,即編造故事以獲得廣告點擊量、或偽裝為真新聞的報導。最著名的例子是羅馬教皇(Pope)被「報導」支持特朗普競選總統。

這些報導被廣泛傳播,儘管一些自稱幽默或諷刺,但基本的動機是金錢。製造謊言的成本低廉,奪人眼球的謊言是點擊量和廣告收入的可靠來源。不怪記者們生氣:這麼多媒體機構的真新聞已變得不賺錢,而假新聞卻變成了搖錢樹。

然而,儘管有那麼多人堅決相信,羅馬教皇支持特朗普的虛假報導改變了選舉結果,但幾乎沒有證據證明,這條報導(或者類似的賺取點擊量的假新聞)起到了這種作用。最受歡迎的假新聞流傳之廣絕不輸於最受歡迎的真新聞,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假新聞是獨一無二的,而所有的真新聞都有大量的模仿報導或類似報導。

經濟學家亨特•奧爾科特(Hunt Allcott)和馬修•根茨科(Matthew Gentzkow)所做的研究發現,人們對假新聞的傳播、閱讀或記憶並不如很多人想象的那樣廣泛。儘管2016年選舉是一場雙方不分上下的較量,但這些報導不太可能改變了選舉結果。

這是不提「假新聞」一詞的第二個原因:其最初的形式讓人惱怒,有時還會煽動嚴重暴力。儘管引發了某種程度的道德恐慌,但假新聞本身並不會對民主或新聞自由構成生死存亡的威脅。

真正構成這種威脅的是來自政府的嚴厲回應。這可能嗎?事實核查組織FullFact稱一些政府、互聯網和媒體公司的回應是「可怕的過度反應」,不過該組織補充稱,英國政府迄今沒有採取倉促或反自由的措施。

對假訊息的合理擔憂太容易轉化為由政府決定哪些可以說以及誰可以說。我們需要保持謹慎,不要越管越糟糕,這是要避免對假新聞感到恐慌的第三個原因。

第四個原因是,特朗普有一種把複雜問題變成政治武器的離奇天賦,他利用這個詞把正經新聞工作者妖魔化。鑒於全球(包括美國)被謀殺的記者數量,人們可能會希望特朗普有所收斂,但這希望落空了。

其他政客也歡迎這個詞,包括英國首相特里薩•梅(Theresa May)和英國工黨(Labour party)領袖傑里米•科爾賓 (Jeremy Corbyn) 。我擔心在這個世界上很多人相信謊言,但我更擔心很多人本能地拒絕相信真相。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