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提振中國消費的關鍵

沈建光:提振消費重點仍應放在收入端,加快落實結構性改革的各項措施仍是關鍵;加快推進農村土地改革,增加農民群體財富收入,釋放農村消費潛力。

2018下半年中國經濟面臨消費疲軟以及部分群體消費降級的擔憂。進入2019,面對依然嚴峻的下行壓力,如何通過支持消費穩定中國經濟,已成為政策決策眼前緊要課題。近期發改委等十部委聯合發布《進一步優化供給推動消費平穩增長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的實施方案(2019年)》(以下簡稱《實施方案》),旨在短期內提振消費。然而,類似於2008年中國經濟受到外部衝擊後推出的激勵消費措施,且同樣提到的支持農村消費、重點支持汽車、家電等耐用品消費措施公布後,市場反應平平。本輪刺激消費政策是否對症下藥?未來提振中國消費的關鍵在哪裡?

一,形似而神異的消費刺激政策

與2008年刺激消費的措施相比,本輪支持消費《實施方案》提到的措施中,農村消費仍是重點,提及了挖掘農村網購和旅遊消費潛力、建設消費基礎設施等方面。與此同時,就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佔比較大的商品,包括汽車、家電等耐用品亦有明確的支持要求。

那麼為何支持消費方案涉及範圍廣泛,但市場反應平平?筆者認為,歸根到底,在於本次支持消費的財力受限、刺激消費的邊際效應遞減、以及前期刺激政策存在套利空間與道德風險三大因素。

第一,中央財政預算支持有限,難以支撐大規模的消費補貼

2007-2013年的家電、汽車消費刺激政策力度較大,補貼方案具體,中央財政支持力度明顯。根據梳理不難發現,2007-2013年「家電下鄉」、汽車「以舊換新」的多項配套政策均明確了補貼的產品範圍和金額,補貼力度較大,且中央財政資金佔80%以上。例如,2009年8月財政部表示,汽車、家電「以舊換新」政策執行期間中央和地方財政安排資金至少在75億元以上;中央財政2009年追加70億元預算補貼此活動, 其中汽車「以舊換新」50億元, 家電「以舊換新」20億元。

與之相比,本次支持消費的政策,中央財政支持十分有限,且未明確財政補貼力度。《實施方案》全文僅一處提到中央財政支持,即對「淘汰更新老舊柴油貨車,推廣新能源汽車等大氣污染治理措施成效顯著的地方,中央財政在安排相關資金時予以適當傾斜支持」,其餘諸如優化老年人居住環境、扶貧農產品銷售、綠色和智慧家電銷售消費的政策,中央財政支持十分有限,且未明確財政補貼力度。《實施方案》全文僅一處提到中央財政支持,即對「淘汰更新老舊柴油貨車,推廣新能源汽車等大氣污染治理措施成效顯著的地方,中央財政在安排相關資金時予以適當傾斜支持」,其餘諸如優化老年人居住環境、扶貧農產品銷售、綠色和智慧家電銷售、家電以舊換新、高清電視等方面的補貼,均須依靠地方財政;且地方補貼非強制要求,地方政府可視情況自行決定,力度不明確。

究其原因,或與本輪穩增長政策中,「寬財政」面臨減稅降費、基建補短板等多重目標,中央財政預算有限相關。受減稅措施影響,2018年四季度以來,中央財政收入同比增速已降至負值。

第二,短期行政刺激手段的邊際效應遞減

過往對於家電、汽車等耐用品消費的刺激政策,主要採用財政補貼、購置稅減免等行政手段,屬於短期需求管理措施,往往能在政策落地後即取得不錯的效果,但也提前透支了部分消費空間。以汽車為例,2009年、2015年分別兩次下調購置稅,「對1.6L及以下小排量乘用車按5%徵收」,購置稅減半,政策落地後均能見到乘用車月度銷量增速的短期回升;尤其在2009-2010年,財政補貼配合購置稅減免,使乘用車銷量月度增速由2009年1月-7.8%迅速回升至2010年1月的115.5%,效果顯著。而在刺激政策退出後相關消費均出現下滑;在2012年、2014年家電補貼主要政策退出之際,家電產品零售額增速均出現明顯下降,而2010年、2017年購置稅優惠力度減弱時,乘用車銷量增速也應聲下滑。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