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貿易戰

一個世界兩種制度的挑戰

沃爾夫:對中國全面敵視可能比冷戰更具破壞性。正確的道路是把握好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意識到中國可以既是對手也是朋友。

中美關係加速破裂是當下最重大的事件。考慮到當今全球相互依存的格局,該如何管控這件事?

近期有3項證據顯示,中國崛起為世界「初級超級大國」(用清華大學閻學通的話來說)令人警覺。首先是對中國技術雄心的代表華為(Huawei)採取的行動,這必須以美國發動對華貿易戰、並且把中國描述為「戰略競爭對手」為背景來看待。其次是自由貿易意識較強的德國工業聯合會(BDI)的一份報告,該報告把中國列為「合作夥伴和系統性競爭對手」。最後是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把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形容為「信奉開放社會理念的人們最危險的敵手」。

也就是說,民族主義傾向的本屆美國行政當局、德國自由貿易主義者以及一位值得聆聽的自由主義思想倡導者一致認為:中國不是朋友。往好里說,中國是個令人不安的合作夥伴;往壞里說,它是個敵對大國。

我們應不應該就此得出新「冷戰」已經開始的結論?答案是:既是,也不是。說是,是因為有這麼多西方人把中國視為一個戰略、經濟和意識形態威脅。不只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這麼想,也不只是西方安全部門這麼認為,不只是美國,也不僅限於政治舞台上的右翼:這種觀念正日益成為一項凝聚人心的號召。然而,也可以說不是,因為與中國的關係和當年與蘇聯的關係截然不同。中國並不輸出全球意識形態,其行為像一個正常的大國。另外,與當年的蘇聯不同,中國已經嵌入世界經濟。

結論是,對中國全面敵視可能比冷戰更具破壞性。最重要的是,如果中國人民接受這樣一種觀念,即西方的目標是不讓他們過上更美好的生活,那麼這種敵意將是無止境和沒完沒了的,合作將會崩潰。然而當今沒有哪個國家能成為一座孤島。

現在避免這樣的關係破裂還為時不晚。正確的道路是把握好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意識到中國可以既是對手也是朋友。換句話說,我們必須擁抱複雜性。這是成熟的道路。

在這麼做的時候,我們需要認識到,美國及其盟友(如果前者還承認後者價值的話)擁有巨大的強項。中國的崛起令人驚嘆。但美國及其盟友加在一起的國防支出遠高於中國,經濟規模更大,在全球進口中所佔份額也更高。同樣,中國對高收入國家市場的依賴度,遠高於美國對中國的依賴度。這些優勢很可能會保持下去,因為正如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在新書中所提出的,中國正在偏離改革道路,其經濟可能會因此大幅放緩。

此外,儘管威權主義在全球範圍有所抬頭,還有金融危機後的經濟低迷,但與中國的共產主義所能許諾的相比,高收入民主國家注重自由、民主和法治的意識形態更具吸引力。此外,西方近年的失敗絕大多數顯然是自己造成的:不應該將這些失敗歸咎於他人,無論那種選擇多麼誘人。

因此,相比中國可能達到的沉著程度,美國應該更沉著地看待局勢——只要它能保留其聯盟網路,尤其是考慮到它自己的地理位置和經濟實力。如果美國這麼做,它還可以認識到,它與中國的相互依存是一種穩定力量,因為它加強了雙方在和平關係中的利益。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