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自由主義

納粹「桂冠法學家」的作品再度流行

拉赫曼:幾十年里,卡爾•施米特的思想曾被廣泛認為是不可接受的,但近年世界各地對他的著作重新產生了興趣。

作為「第三帝國的桂冠法學家」而聲名鵲起,這聽起來並不像是一種會讓子孫後代愛戴自己的好方法。事實上,在納粹失敗後的幾十年里,卡爾•施米特(Carl Schmitt)的思想被廣泛認為是不可接受的。

但近年來,全球對施米特的著作重新產生了興趣。施米特於1985年去世,享年96歲。中國法律學者、俄羅斯民族主義者、美國和德國的極右翼,以及英國和法國的極左翼,許多人都在從這位納粹德國首席法律理論家的作品中汲取觀點。

對施米特的興趣重新抬頭證明了自由主義在全球激起了強烈反對情緒。正如普林斯頓(Princeton)政治理論家簡-沃納•穆勒(Jan-Werner Müller)所說,施米特是「自由主義在20世紀最著名的敵人」。

施米特對議會民主制的敵意,以及他支持專制領導人有權力決定法律的觀點,使他走上了一條非常黑暗的道路。1933年德國國會大廈失火後,他發表了法律意見,證明希特勒暫停民主制度並在緊急狀態下取得權力是正當的。當納粹在「長刀之夜」殺害了數十名敵人時,施米特撰寫了一篇臭名昭著的文章為這場殺戮辯護。他還是一名反猶太主義者,呼籲從德國驅逐猶太學者,並主持了一次關於在德國法律中清除猶太人影響的會議。

儘管如此,當代反自由主義者在他的作品中發現了很多值得敬佩的地方。他蔑視權力分立和普世人權等思想,並認為區分「朋友」和「敵人」對政治至關重要:「告訴我你的敵人是誰,我會告訴你你是誰。」對施米特來說,關於人類和平友愛的自由主義言論純粹是虛偽的。

自由主義者關注的是建立法治,而施米特對如何通過宣布緊急狀態來暫停法治更感興趣。他寫道:「主權者就是對例外狀態進行決斷的人。」

這一論點在現代德國引起了特別的共鳴,其中德國極右翼政黨——新選擇黨(Alternative for Germany)主張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應該暫停國際難民法,而不是允許100多萬移民在2015年和2016年進入德國。特朗普(Trump)政府近期考慮過宣布一個有限的緊急狀態,以應對非法移民和難民據稱對美國南部邊境構成的威脅。當代土耳其和埃及提供了如何通過宣布緊急狀態來暫停合法權利以致造成破壞性影響的例子。

沒有理由相信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研究過施米特,但世界其他地方的專制思想家顯然在汲取他的觀點。在中國,北京大學(Peking University)的法律學者用施米特的思想來證明共產黨對法院的控制是正當的。正如寫過有關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著作的卜光(François Bougon)解釋的那樣:「從施米特那裡,中國作家發現了反對西方民主自由主義觀念的論點。」

俄羅斯民族主義知識分子亞歷山大•杜金(Alexander Dugin)撰寫了一篇名為《卡爾•施米特給俄羅斯帶來的五個教訓》(Carl Schmitt's Five Lessons for Russia)的文章。他讚揚施米特提出的「政治高於一切」和「讓敵人永遠存在」的口號。此外,杜金堅信歐亞大陸對俄羅斯的命運至關重要,他被施米特提出的「大空間」和「大型地緣政治實體,每個都應由靈活的超級國家統治」的觀點所吸引。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是一種用於證明納粹入侵俄羅斯尋找「生存空間」(Lebensraum)正當的理論。但杜金從施米特那裡找到了創建偉大的陸地帝國的道德理由,以及「對歐洲、俄羅斯和亞洲的敵人的清晰理解,這些敵人就是美利堅合眾國及其……島國盟友英格蘭」。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