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美貿易戰

分析:美中貿易爭端的表象與實質

美國的許多抱怨涉及一些複雜問題,比如強制技術轉讓和政府補貼,即使中國承諾作出改變,也很難核實執行情況。

在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擔任美國總統滿一整年之後的2018年初,人們仍有可能認為,這位美國領導人在貿易政策上的好戰姿態只是作秀而已。在發表氣憤的言論之後,美國啟動了幾項調查,還多次威脅會採取直接行動,但沒有具體動手。

12個月後,那種認為特朗普的保護主義純粹是說說而已的觀點已被徹底推翻。美國已對世界各地的貿易夥伴加徵鋼鋁關稅,表面上是出於國家安全考慮,但加徵對象包括外交政策上的傳統盟友和對手。加拿大和墨西哥被迫重談北美自貿協定(NAFTA),該協定已被更名為《美墨加貿易協定》(USMCA),這是一項從名稱到實質都更為笨拙的安排。美國威脅對歐盟(EU)加徵汽車關稅,迫使對方不情願地坐到談判桌旁。最戲劇性的是,特朗普對中國加徵了一波又一波的關稅,覆蓋相當於中國對美出口額大約一半的商品。

與此同時,美國削弱了本應限制其如此單邊行動的貿易體系的支柱,繼續阻礙世界貿易組織(WTO)爭端解決機制任命新法官,從而進一步削弱了WTO甚至在理論上約束美國遵守其規則的能力。

話雖如此,儘管截至去年底特朗普政府幾乎無疑是自1930年代以來最具保護主義色彩的美國行政當局,但它的行動至少不算是隨機無謂的破壞。有些國家發現,通過對特朗普做出一些讓步(無論是否有意義),讓他能夠宣告勝利,有可能減輕特朗普行動的損害。

特朗普也許本能地是一名貿易保護主義者,認為赤字不僅從定義上講是壞事,而且也是貿易夥伴訴諸偷竊和欺騙的必然證據。不過,他也喜歡吹噓自己的交易能力。

因此,在《北美自貿協定》的重新談判中,加拿大和墨西哥(尤其是前者)設法在汽車貿易方面對美國做出一些讓步,特別是有關可以使用多少從其它國家進口的投入品的原產地規則。這些變化肯定會影響北美的汽車供應鏈,但不會摧毀它們——甚至就像墨西哥和加拿大政府聲稱的那樣,不會嚴重損害供應鏈。

歐盟為化解美國對其重視的汽車出口加徵關稅的威脅,在購買大豆和液化天然氣方面向美國做了一些近乎毫無意義的讓步,同時還承諾就一項更廣泛的協議展開談判。6個多月過去了,這一切才剛剛開始付諸行動。

問題在於中國能否做一些類似的事情。去年11月,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布宜諾斯艾利斯20國集團(G20)領導人峰會間隙舉行了會晤,雙方同意就一系列有爭議的問題展開談判,同時特朗普擱置擬議中的又一輪關稅上調。本月早些時候,雙方在北京舉行了第一輪技術層面對話,氣氛似乎是積極的。

然而,從特朗普與其他國家的打交道進行外推,假設美中貿易衝突正在平息,在邏輯上將是牽強的。首先,目前遠未明朗的是,歐盟等經濟體買來的暫時和平是否會持續。美國官員繼續發出威脅言論,揚言如果布魯塞爾方面未能遵守協議、並做出有意義的讓步,將會發生什麼。

其次,儘管特朗普對任何存在對美貿易順差的國家——甚至一些沒有對美貿易順差的國家——的貿易實踐抱有反感,但中國尤其讓這位總統本人和他政府內幾個有影響力的官員感到憤怒。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長期以來一直認為,北京方面系統性地藐視世貿組織的法律和精神,以至於美國有理由採取非常規措施迫使其改變。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