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2019前瞻

2019年全球挑戰與應對

李琳:與傳統股債資產回報相關性低的特性,使得另類資產普遍能提升資產組合整體回報的穩定性。

回顧2018年, 用「失落的2018」來形容投資者的心情可以說是十分貼切。全球範圍內,絕大多數資產類別在過去的一年裡,沒有獲得正收益,風險資產的價格普遍下跌。美國、歐元區等主要國家和地區的股指,原油、銅等大宗商品,以及新興市場貨幣等幾乎無一例外。中國A股去年更是下跌近30%,在大類資產中可以說是跌幅全球第一。另類資產中的全球對沖基金全年僅略有下跌,全球房地產投資信託下跌4.7%,相對於傳統資產,另類資產的表現較為穩定。

值得指出的是,在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貨幣政策放鬆的情況下,中國利率債經歷了一個牛市,全年回報9.2%,是全球大類資產中為數不多獲得正收益資產中表現最好的。

與資本市場總體的慘淡表現對照的是,2018年全球經濟增長則顯得較為平穩,可能取得和2017年相近的3.7%的增速。我們認為,2018年的資本市場表現更多地是反映了投資者對經濟增長前景的擔憂。

前瞻2019,我們認為,全球宏觀經濟和投資環境,相比2018年,將面臨更大的挑戰和風險:

第一個挑戰: 美國經濟何時進入衰退?這將會是2019年市場的最大關注或挑戰之一,關係到全球經濟增長,和全球性的資產表現、以及資金流向。

從2009年6月起,這一輪的美國經濟擴張已經持續了9年多,為1858年以來第二長的擴張周期。這次「超長」的美國經濟周期得益於特朗普的財政刺激政策。目前並未有很強的數據顯示美國經濟衰退即將到來。考慮到經濟周期存在的必然性,衰退或許會被推遲,但是不會缺席的特性,以及伴隨著減稅效果消退和金融條件收緊,美國經濟可能在2019年下半年明顯減速, 市場對美國經濟衰退的揣測或會進一步提升。美國經濟衰退有一定的可能性會發生在2020年。

第二個挑戰:多數國家經濟增長在2019年同步下行,發達國家經濟增長下行較新興市場國家更為顯著。

主要國家經濟增長動能的峰值已過,更為深入地進入到經濟周期的晚期階段。美國和歐元區的產出缺口將收窄,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主要拖累。與之對應的是,一些新興市場國家面臨的壓力或部分得以緩解,預期整體增速在2019年略有放緩,但是,新興經濟體之間經濟增長差異仍將十分明顯,經濟基本面弱的新興國家仍將面臨較大的經濟增長和貨幣價值的不確定性。中國經濟增速也會繼續放緩,2019年外需前景不樂觀,前期的進出口「搶跑」將帶來負效應,地產投資增速的大概率回落和被高房價壓抑的居民消費均不容樂觀,雖然財政和貨幣政策會進一步放鬆,但經濟下行的趨勢難以逆轉。

我們預計美國和歐元區經濟增速將從2018年的2.9%和1.9%分別下滑至2.4%和1.6%左右,中國經濟增速將從6.6%下降至6.3%附近。全球經濟增速將下滑至3.6%左右。

第三個挑戰:主要央行流動性凈注入減小。在美聯儲持續縮減資產負債表,歐央行結束了其資產購買計劃等情況下,主要央行對市場的流動性凈注入在2019年將顯著減小,甚至出現拐點,這將會成為市場的風險點。

金融危機以來,全球風險資產價格的大幅提升部分是享受了主要央行所帶來的「流動性盛宴」。從2008年至今,僅美聯儲、歐洲央行、日本央行和英國央行這四個央行的「量化寬鬆」,就向市場就凈注入了約9兆美元的流動性。通過商業銀行的貨幣派生功能,更為大量的資金流入到實體經濟刺激了經濟復甦、流入到資本市場中提升了各類資產的價格。同時,發達國家的量化寬鬆也產生了顯著的溢出效應,大量資金以短期投資、股權和債權的形式流入到新興市場當中,促進了新興市場的經濟和資本市場繁榮。主要央行貨幣政策的收緊,意味著市場的流動性環境緊縮,對發達國家和新興市場資產價格或會產生與之前相反的結果。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