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教育

學校體育課不能成為分數的犧牲品

凱文迪什:縮短學校體育時間,讓位給重要科目的做法是低效的。而如果增加運動時間,你會創造活力、動力和專注力。

曾經,在聖誕節期間如果電視上出現體育比賽的話,我會關掉電視。但過去兩周,我卻主動收看世界自行車錦標賽、節禮日(Boxing Day)賽馬和美國男子職業籃球聯賽(NBA)的比賽——其中很多是在健身房觀看的。

我從沒想象過自己是那種享受在跑道上飛馳或在空中揮舞拳頭的人。小學時,我最好的朋友安東尼亞(Antonia)和我總是最後被選入賽隊的。我們不會前滾翻,更別提接球了。我們不介意自己不協調:我們自以為具有藝術天賦。安東尼亞是一個真正有天賦的畫匠,他的畫作總是會在學期末展示。我的父母是作家,他們認為,「鍛煉」就是把車停在路邊,然後散步穿過一處田野參觀某座古代紀念碑。

如果沒有3個兒子,我可能就錯過另一個世界了。但今年,我意識到,他們改變了我對運動的態度。我曾經說「它只是一個遊戲」,直到我意識到,所有的比賽都是在爭奪榮譽,甚至對於一個在花園裡抓球的小人也是如此。我們都需要有機會成為我們自己故事的英雄。

而且它是美妙的。看著我的16歲兒子所在船隊的隊員,閃閃發光的船槳搏擊水浪的那種力量和同步性讓我驚嘆。我為我14歲的兒子在橄欖球比賽中觸地得分而歡呼,這點燃了我心中那種原始的驕傲和敬畏。我對他們的技能和專注力感到驚喜(幸運的是,包括我9歲兒子在內的所有孩子在這點上都像他們的父親)。我討厭那些粗俗的足球父親在球場上對著他們的孩子大喊大叫,好像所有訓練課程都是世界盃(World Cup),毫無運動精神的概念。但我終於理解了他們的激情。

在這個過程中,不知不覺間,我改變了,以前不願在寒冷的冬季把孩子們拖到凍人的球場,不願理解男人們(他們肯定是編程極客的先驅)發明的古怪遊戲規則,而現在卻在全身心地享受赤裸裸的體能力量的展示。甚至在健身房觀看賽事時,我都發現沒有比這更鼓舞人心的了。

鍛煉是一位仁慈的朋友。練習就能收穫進步,即便對於像我這麼不協調的人也是如此。再也沒有比這更能體現努力工作的回報了。正因如此,全世界的研究都把體育與更好的學習成績以及身心健康掛鉤。我最近遇到一位兒童心理醫師,她說,在她的小病人中,參加體育運動的孩子通常能更客觀地分析自己的焦慮。她有時會要求他們使用任何他們參加的體育活動的規則,給自己提建議。把自己視為團隊參與者會有幫助:這能夠剋制他們成為關注焦點的慾望。

在我們都在擔心孩子們情緒適應力的時代,有一點讓我感到困惑不解:人們沒有把更多注意力放在鍛煉上。正念課是一項偉大的創新,但它們不應犧牲體力活動。

過去的學年,一項名為「兒童與青少年的運動生活(Active Lives Children and Young People)」的調查發現,在英國5歲至16歲年輕人中,有三分之一每天的運動時間不到半小時,更別提首席醫療官推薦的每日運動一小時了。

這令人擔心,考慮到「運動」包括任何提高你心率並讓你氣喘吁吁的事情。

在學校犧牲運動追求分數時,人們幾乎沒有發出一點牢騷。今年,根據英格蘭慈善組織Youth Sport Trust的調查,四分之一的教師表示,14歲至16歲學生的學校體育時間被縮短,讓位給重要科目。該慈善組織聲稱,學業壓力很重,16歲至18歲學生現在每周的運動時間平均只有34分鐘。但這種做法是低效的。在課程表上縮短運動時間並不能提高分數:而如果增加運動時間,你會創造活力、動力和專注力。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