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美國

「邊境牆」困住特朗普

盧斯:沒人知道特朗普何時才會同意讓聯邦政府重新開門,但國會肯定不會給他修建美墨邊境牆的巨資。這讓特朗普陷入兩難。

美國人正邁入他們一輩子最漫長的一年,這將一直持續到2020年11月總統大選。沒有人知道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何時才會同意讓美國聯邦政府重新開門。但可以確定的是,國會肯定不會給他修建墨西哥邊境牆的巨資。這讓特朗普陷入了一種兩難境地,隨著他連任選舉的臨近,形勢將日益嚴峻。假如當初他沒有誓言要修建邊境牆,他未必會在政壇異軍突起,然而他將愈發無力兌現這一承諾。

因此,在接下來的20個月里,特朗普必須繼續想辦法譴責民主黨人阻撓美國人民的意願。這意味著他會以自己特有的方式演繹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對「狂熱分子」的定義——「無法改變自己的想法,也不會改變話題的人」。自作自受的特朗普,現在避免受辱的唯一希望就是把美國政治綁為人質。

特朗普前首席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常說,如果特朗普沒能建起邊境牆,他就不可能贏得連任。實際上,特朗普在沒有邊境牆的情況下仍然有望連任。眼下有兩個衝動將迫使他從現在起到選舉一直咬住邊境牆話題。第一個衝動是缺乏更好的話題。就特朗普的國內議程而言,墨西哥邊境牆基本上是僅剩的內容了。他迄今採取的唯一重大舉措就是在2017年底簽署1.5兆美元減稅法案,並任命兩名保守派人士擔任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大法官。任何一位共和黨總統都會這麼做。

平心而論,特朗普還曾誓言要保護被遺忘的美國人,並進行大規模的基建投資。這使他與建制派色彩更濃厚的共和黨人有所不同。然而,這兩項承諾在特朗普的腦海中合并成了修建美墨邊境牆。按照他的邏輯,這堵牆將保護被遺忘的美國人免受西語裔大隊人馬、海洛因走私犯和犯罪團伙的侵犯。此外,這將是自中國人修建長城以來最宏偉的基建項目。考慮到特朗普已經讓步、同意用鋼鐵(而不是混凝土)來修建邊境牆,僅憑這堵牆就可以振興美國鋼鐵業。對特朗普來說,這堵牆的事情越想越重大。

這也適用於他的基本盤。作為競選口號,特朗普口中的「又大又美的牆」堪稱純金。它象徵著外來者的恐懼以及對藍領工作機會的承諾。沒人能忘記這樣一個實實在在的承諾。作為連任戰略,該承諾有一個軟肋。如果特朗普沒能在上任頭兩年內(當時共和黨控制著所有的政府分支)建起這堵牆,為什麼他在民主黨掌握部分權力後非要推動這件事?

答案很簡單。邊境牆只是特朗普的口號而已。當2016年11月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時,人為捏造的美國邊境危機就停止了,直到2018年中期選舉前幾周才捲土重來。邊境危機是激起恐懼和憤怒的方式。它們只有在民主黨掌權時才會顯現。

第二個衝動是特朗普只知道如何迎合自己的基本盤。當他試圖轉向中間立場時,保守派右翼就會很快迫使他「堅持原則」。就在去年12月底政府關門的前四天,特朗普同意了一項法案,讓美國政府保持開門。該法案並不包括為邊境牆提供資金的內容。此舉被共和黨的本土主義者嘲諷為「背叛」。特朗普立即轉變了態度。四天後,政府關門。

特朗普在共和黨選民中的支持率高達89%,他可以輕鬆戰勝任何一位與他爭奪共和黨提名的建制派人選。他還可以讓大多數共和黨議員保持一致。但這一實力也是他最大的弱點。它使得他沒法去做那些能提高他連任機會的事。也就是說,他被這堵虛幻的邊境牆困住了。

未來幾天,特朗普可能會宣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並調撥軍費來修建邊境牆。屆時,他對邊境牆的沉迷會釀成一場憲法危機。考慮到特朗普內在的衝動,這種可能性只會越來越大。

譯者/馬柯斯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