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經濟危機

一場經濟危機或將來襲

康水躍:整個世界猶如一家上市公司,當報表出現失衡而自我修復能力無法解決問題時,經濟危機就來了。而此次,問題就出在全球資產負債表和現金流量表上。

人類史上的每一次經濟危機都有深刻的歷史背景和內在原因,這一次也不例外。債務過重可以引發經濟危機,這時危機由全球資產負債表失衡引起;生產過剩可以引發經濟危機,這時危機由全球損益表失衡引起;流動性過緊也可以引發經濟危機,這時危機由全球現金流量表失衡引起。整個世界猶如一家上市公司,當報表出現失衡而自我修復能力無法解決失衡問題的時候,經濟危機就來了。而這一次,問題就出在第一張和第三張「報表」。

從復甦、繁榮到衰退、蕭條,人類從來沒有擺脫過經濟周期,就像沒有人能阻攔時間的狂流。2008年的金融危機將全球經濟推入衰退的漩渦,可人類作為高度理性的群體卻未能阻止這一切的發生。而這一次,全球將進入一場危害程度與持續時間堪比十九世紀三十年代的「大蕭條」,實體經濟將受到重創,而由股、債、匯、商為代表的全球金融市場將進入「冰河期」。

原油是名副其實的「大宗商品之王」。當原油價格從2016年初的30美元/每桶一路攀升到2018年中的60美元/每桶的時候,大家都在嚷,「原油要上100美元」。然而,事與願違,它在76美元處拐頭向下並連跌三個月,年度收在45美元處。原油是近三個世紀以來各個國家都高度依賴的資源,它的每一次價格波動都牽扯到全球的經濟神經。當原油的波動程度達到一定閾值的時候,就會帶動整個大宗商品市場其他品種做出跟隨性波動。「卡舒吉事件」迫使沙特以增產石油作為政治妥協條件,這引致俄羅斯跟進增產,從而引發原油在2018年第四季度的暴跌。要知道,在金融市場里,時間不可逆,後來的減產宣言甚至減產行動,都無法抵消先前增產帶來的影響。原油的下行周期才剛剛開啟。

與原油走勢恰好相反的是黃金——在2018年第四季度連續攀升。雖然黃金的上行幅度遠達不到新一輪牛市的條件,但是它「逆襲」背後的寓意卻值得深思。黃金自帶雙重屬性,金屬的商品屬性、貨幣的社會屬性。近一個世紀以來,全球金融市場日趨複雜,這將黃金的貨幣屬性推到了一個更高的位置,於是,黃金就演變成通脹對沖工具、信用對沖工具、風險對沖工具的複合體。雖然原油的大幅下跌可能引發原材料價格的跟跌,進而降低通脹預期,從而關閉黃金的通脹對沖功能,但是在全球各大資產價格都存在大幅動蕩的背景下,黃金的信用與風險對沖功能卻悄然開啟。要知道,一旦全球範圍內的投資者開始拋棄原油這個曾被錯認的「避險品」,而開始尋求更為安全的黃金來避險,經濟危機也就不遠了。

美元指數是匯市最重要的參考指數。自2014年10月份美國退出量化寬鬆政策以來,美元指數逐步攀升。然而,美聯儲的加息行為正面臨雙重壓力——美國經濟出現放緩預兆可能不再適合進行高強度加息,以及白宮方面反覆「敲打」美聯儲不顧股市承壓而加息。美國聯邦基金利率從2015年12月16日開始從零利率加息以來,每次提高0.25%,到2018年12月20日第九次加息時已經到2.25%~2.5%區間。雖然本輪加息周期尚未結束,最後仍可能達到或超過3%,但是由於美聯儲很可能在2019年放緩加息步伐,所以當下已經到了可以討論美元指數上行周期是否結束的時候了。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