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低生育率探因:房價過高還是社保不足?

張林:一個流行論斷是,高房價和還貸壓力是導致中國人生育意願降低的罪魁。但找錯了原因,也將很難找到正確解答。

據最新地方公布數據加總,今年中國新生兒出生數或會低於1500萬,這意味著今年人口出生率僅為10‰,是1949年以來的最低點。統計中上一次新出生人口不足1500萬的年份是1961年,那一年中國還處在大飢荒的尾部。即便考慮到隨著經濟水平提高人口增長率自然降低,那麼按照1500萬新生人口估算的中國總生育率剛能達到1,約為一對夫婦一生僅要一個孩子,這個數字已經遠低於日本1.4的水平,比之人口結構穩定更替的2.1的水平更是差了一倍。

多子多福是中國人的傳統觀念,在計劃生育貫徹嚴格的1980、90年代,即便剔除數以十萬計的黑戶新生嬰兒,年均新出生人口也超過了2000萬的水平。而當前社會的生育意願如此之低,不由得引發了人們對人口紅利過快消失的討論。其中一個流行的論斷是,高房價和還貸壓力是擠出人們生育意願的罪魁。

但是,如果針對一個問題找錯了原因,那麼也就很難找到正確的解答方案。如下圖所示,以近20年的宏觀數據來看,房價、經濟增長率和生育率之間並沒有顯著的相關性。房價快速跳漲發生在2009年之後,生育率則在近二十年內在11‰至13‰的低水平上呈現穩定,最近的下降發生在2017年,因此高房價擠出了生育意願的說法從宏觀數據本身來看並不成立,至少並不直接。

值得指出的是,上圖所用生育率統計出自世界銀行,統計部門的調查生育率則遠低於世界銀行的統計,世界銀行的統計更接近計生部門的統計,而調查生育率則更接近實際狀況,也正是在2017年中國統計年鑒中刪除了調查生育率的數據統計。即便按照世行的統計數字,如下圖所示,中國的生育率和日本相差不多,低於美國及OECD國家,更低於印度及全球平均水平。

而若按照圖中短黑線所示的調查數據,中國生育率不僅長期低於OECD國家,並且在2010年已經低於了日本,而這才是問題的要害所在,這意味中國未富先老的問題要比想象中嚴重的多,快得多,但是政策上的反應卻慢得多。日本的老齡化和低生育水平不僅帶來了接近於零的經濟增速,更帶來了社會總儲蓄的不足,如果沒有大量的日本海外公司將利潤匯回日本,以及日本政府的高負債用於公共支出,日本社會將遠不及現在穩定。

根據貝克爾等人的觀點,生育本身是成本與收益的衡量與妥協。在經濟增長初期,人們的收入基數往往較低,家庭是社會的基本單位,生育更多子女可以為家庭內部增加更多收入機會,撫養老年人的平均支出會降低,因此生育意願較強。而當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撫養子女的成本較快增長,養老等支出更多依賴社會化的收入轉移,個人不再那麼依賴家庭,而生育子女所帶來的收益並沒有比以往更多,那麼生育意願則會因此降低。

因此,擠出生育意願的主要原因是養育孩子的額外成本過高。從家庭支出角度來看房價問題,當然會擠占撫養孩子的收入。只是在這裡,房產相關的支出不僅只是一種成本,房產本身作為資產而言還具有財富效應,並非絕對的支出成本。財富效應一方面表現為資產增值有助於提升消費意願、資產變現可以獲取更多收入,一方面也有助於提高生育意願以繼承資產。房產對於生育意願同時有促進和降低的作用。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