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2018年度報告

2018台灣政治紀事(下):反覆的島嶼,焦慮的大國

林正修:雖非險峻卻僵硬焦慮的海峽,缺乏真正創造性的思考。海島小邦不時的反覆,其實是避禍的機制。

選前下筆猶如蒙眼劈柴,選後行文則似攬鏡自照。我在本文上集中有三個誤判,一沒想到國民黨韓國瑜、盧秀燕能在台灣地方選舉高票過關,二是低估反同性婚姻公投與九合一地方選舉的共伴效應,三是錯判2020大選國民黨並無單獨輪替民進黨的可能。

但觀察政治長期的變遷,最忌沉浸在一時的情緒中。選舉勝負是政治演化的重要機制,路線與輸贏必須來回數次,但有些角色謝幕就極難再次登台。這次國民黨贏得僥倖,除韓國瑜以外,其他無甚可觀,來年初的看點在於新敗的民進黨有無韌性再起與新政治的走向。

語言乾涸的執政黨,多謀無斷的領導人

2016年蔡英文當選前,我曾寫過一篇文章,希望她換位思考,以重慶時期的蔣介石來反思台灣的對策。如今柯文哲已經爬出草原,要到陝北喘息。國民黨則像北洋諸系在強鄰與地方的助攻下,似乎又回魂了。而坐困凱道的蔡英文,則面臨內外交逼,只能像蔣介石一般期待日本偷襲珍珠港的奇蹟發生。

台灣人和關切台灣的人習慣從島內看選舉,但東亞的政治演化有其共性,甚至與全球的潮流起伏也相呼應。從東亞、東盟到紐澳,國內政治擺盪於中美兩端,講究實惠與發展的親中,強調自主與安全的偏美,兩方輪政,以時間化解大國過度的干預,當原來兩端的政黨都出現失能狀態時,第三種力量就會趁勢而起。

台灣的民心為何在藍營即將退場時,又把他們拉回主場來?

海島歷來是危機社會,對禍事降臨有一定的敏感性。在台灣選民的集體(半)意識中,有種對贏者全拿莊家根深柢固的不信任。他們深怕給了執政者空白支票,讓某種特定主張一路狂奔,最後傾家蕩產或大禍臨頭。2014年反對馬英九的服貿協議和這次反對蔡英文的內政改革,基本是同一個心理機制。搖過去與擺回來都是同一群挑剔且沒安全感的中間選民,他們與極端的一方合體偽裝成勝利者,目的是為了教訓忘形的治理者。

敗選的民進黨比勝選時更值得觀察,就像國共決勝的關鍵不在1948年的戰場,而在遵義的會議。

除了藍營聲勢高漲,民進黨此次另一半的敗因來自鐵杆獨派的緘默,他們認為蔡英文在浪費台獨建國的寶貴時間。藉著美國朝野同心明確宣示要遏制中國,獨派認為未來十年就是建國黃金期。而蔡對時勢與路徑的判斷上與他們嚴重相左。例如對東京奧運正名淡漠處之,又如對美國通過《台灣旅行法》不敢積極回應。所以佔總數約一成的獨派選民決定抽手,以挫敗民進黨來爭取路線的改變。

敗選的蔡英文,以不甚體面的方式鞏固了領導權,接下來她必須逼退黨內的挑戰者,在明年上半年成為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我認為她不但能順利參選,而且還有過半的機會連任,理由有三:

一,地緣的鐘擺。政治演化的時程的確在加速,但四年還不足以從另一端擺回來。2019年中美將會面對十分艱難的戰略相持,而中國將承受四十年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台商對整體氣候的感受足以平衡島內友中拚經濟的宣傳。美國即使對蔡英文有諸多不滿,但蔡相對激進獨派仍是美國最能接受的路線,準備連任的特朗普政府一定會使出全力揹蔡過河。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