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2018年度報告

國企混改的現實榜樣:國有上市企業

鄭志剛:從「管人管事管企業」向「管資本」的國有資產管理體系改革,是2019年國企改革推進重點,這也構成與上一輪「國企股份制改造」最具標誌性的差異。

從2014年啟動新一輪國企混改以來,很多關心國企改革的研究者和實踐者渴望了解,混改完成後的國企總體狀況應該是什麼樣子?從已經完成的「央企混改第一股」的中國聯通和地方國企混改代表的天津北方信託等有限案例中,即使對於一個想象力豐富的讀者,也很難構建全部國企混改完成後的整體圖畫。

2018年12月12日,在2018央視財經論壇暨中國上市公司峰會上,國資委副主任翁傑明先生透露,「有65.2%的總資產和61.7%的凈資產已經進入上市公司,有61.2%的營業收入和87.6%的利潤總額來自於上市公司」。如果翁先生作為國資委官員更多關心的是國資的營運狀況,而我卻從他所關注的國有上市公司中依稀看到全部國企混改完成後的影子。

上市公司無疑是優秀企業的代表。除了在經營手段和管理理念上,上市公司的治理構架很大程度就是目前正在積極進行混改的國企追求的目標和努力的方向。

首先,引入戰投,完成混改後的企業在股權結構上應該像國有上市公司一樣,股東不僅有國資,而且還有民資,是資本社會化的產物;其次,混改完成後的企業應該像國有上市公司一樣,形成代表各方股東利益的董事組成的董事會,重大事項需要經過股東大會協商表決通過。盈利動機明確的民資及其董事代表成為約束經理人追求私人收益,損害股東利益的重要力量;第三,完成混改後的企業甚至會像國有上市公司一樣,引入來自外部,利益中性,注重聲譽,同時具有法律會計金融等專門知識的社會精英作為獨立董事進行監督和諮詢。通過上述公司治理構架的建立和完善,完成混改後的企業使職業經理人手中的經營權從股東手中的控制權有效分離出來,由此帶來基於「經理人職業化」與「資本社會化」二者之間專業化分工的效率改善。

這事實上是翁先生注意到的國有上市公司能夠利用目前「61.7%的凈資產」卻創造「87.6%的利潤」背後很重要的原因。上述事實也從側面證明目前國企通過引入戰投和資本社會化等方式和路徑進行改革,提升國資的增值保值能力的合理性和重要性。正是在上述意義上,北京大學曹鳳岐教授把本輪混改稱為「國企股份制改造的再出發」。

因此,對於正在進行混改的國有企業,一個可以預期的結果是,通過引入戰投和資本社會化,完成上述公司治理構架的建立和完善,使經營權與控制權有效分離,由此實現專業化分工帶來效率的改善。

並非翁先生此次演講的主題,但同樣不容忽視的一個基本事實是,在上市公司中,即使在全部央企中業績表現不俗的國有上市公司,整體而言,在績效表現上要劣於非國有上市公司。我們以啟動新一輪混改的2014年當年國企的現狀為例。按照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發布的中國企業500強榜單,在出現虧損的43家企業中,除了1家民營企業,國有企業成為「重災區」。儘管近年來上述狀況在做大做強國資的相關政策支持下有了很大的改善,但從投入產出的效率看,國資低於民資仍然是不爭的事實。那麼,在資本已經社會化,看似「已經完成混改」的國有上市公司中又應該如何進一步尋找新的效率改善途徑呢?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