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非洲

FT社評:美國公布「新」非洲戰略

美國公布了「新」非洲戰略。在商業方面,確實有些新想法;但對非洲的看法還停留在19世紀和冷戰之間,措辭嚴重過時。

特朗普政府公布了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所謂的「新」非洲戰略。在商業方面,確實有些新想法。但這個戰略大部分似乎是老生常談——據博爾頓說,這個戰略脫胎於一場關於美國未來參與非洲大陸事務的詳盡跨部門討論。

如果博爾頓上周五的演講即為指導思想的話,那華盛頓方面對非洲的看法還停留在19世紀的爭奪戰與冷戰之間,當時非洲充當了超級大國間對抗的代理戰場。博爾頓將美國與非洲的關係描述為一盤地緣戰略棋局,其中非洲人的地位還不如真實棋局中的一個「兵」。無論中國和俄羅斯的政策制定者採取何種「掠奪性」行動,他不知為何都認為美國是主要受害者。

「作為競爭對手的大國,即中國與俄羅斯,正在迅速擴大他們在整個非洲的金融與政治影響力。他們在該地區的投資刻意、咄咄逼人地瞄準有助於取得對美國的競爭優勢的地方。」博爾頓稱。

這一願景所描述的「要麼選我們、要麼選他們」作為發展夥伴的前景,是一種倒退,許多非洲人不太可能願意重返那個年代,也不太可能會對美國在這場競賽中落後感到同情。如果美國輸給了競爭對手,要怪就怪歷屆美國政府。對於過去二十年非洲大陸上不斷變化的事態,華盛頓方面太掉以輕心了,非洲經濟的一波波迅速擴張意味著出現了更強勢的政府、不斷壯大的消費階層、以及來自世界各地大量新的追求者。

美國人建立自己國家時的那種開拓精神在其對非政策中明顯沒有體現出來。這種精神越來越集中體現於打擊伊斯蘭激進分子與恐怖主義,代價是錯失了一種更全方位的方法。

博爾頓認為中國在非洲的作用全然是負面的,這是錯誤的。在華盛頓無暇他顧時,北京方面用長遠眼光看待非洲的潛力,將自身對資源和新市場的追求與非洲對基礎設施開發及財富迅速增長的需求結合起來。莫斯科方面和美國一樣,都晚到一步。

博爾頓在另一方面也錯了:過去的發展援助,被他認為是「沒有效果的」、浪費美國納稅人的錢。前共和黨總統喬治•W•布什(George W Bush)發起的健康倡議並非如此,還挽救了無數人的生命。此外,由於中國願意提供數以十億美元計不附帶政治條件的投資,他建議的附帶更嚴格援助條件的好處,即讓美國發揮更大影響力,也不明顯。

如果說存在一個值得肯定的地方,那就是美國正意識到重新參與非洲事務的必要性,以及為了有效拉近與非洲的關係,美國須提高與非洲經濟聯繫的優先級。最近通過的立法,將海外私人投資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的支付力提高一倍,是朝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讓處理私人部門海外貸款的美國政府機構發揮更大的作用,能夠促進更緊密的商業聯繫,從而增強美國的實力。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博爾頓表示這些措施的明確目的是在非洲投射美國實力、而不是促進互惠,以及對抗「大國」對手的影響。這種措辭與時代格格不入。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