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樂尚街

搭「東方快車」去威尼斯

張璐詩:如今的東方快車依舊保持了舊時的禮儀傳統,在餐車就餐,或在酒吧車廂飲酒,怎麼盛裝都不為過。

「哇,你去坐『東方快車』啦?真棒,我從小就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偵探小說《東方快車謀殺案》!」這是一段放之海內外都通用的對話。再三重拍的同名經典電影,又或是以英國作家格雷厄姆•格林《斯坦布爾列車》改編的1934年經典影片《東方快車》,都一再印證了幾代人對這趟旅途的情節。當我最近搭上了一趟「東方快車」時,更明白這趟起源於19世紀末的歐洲火車旅行早已幻化為一枚時間膠囊,成為不少歐洲人心嚮往之的懷舊夢。而東方快車錯綜複雜的前世今生,也濃縮了一個多世紀人類對旅行態度的變更。

「東方快車」的來龍去脈

原版的「東方快車」,最初於1883年由國際卧鋪車公司(CIWL)製造,而且當年打的並不是「豪華」牌,而是作為連接巴黎和康斯坦丁堡(今日的伊斯坦布爾)的普通客運列車而推出市場。不過,當年跨國長途旅行仍然是「冒險」的代名詞,有卧鋪有餐吧的「東方快車」逐漸便與「華麗歷險」划上了約等號。至今,先後有過多個不同的列車營運公司都曾使用過「東方快車」之名,路線雖然五花八門,也經常變更,但這些旅行的背後都離不開一種集體想象。

「一戰」前,長距離營運的列車幾乎僅設卧鋪車廂。戰後,CIWL開始為豪華列車建立日常的營運網路,並將其指定為「普爾曼快車」或「普爾曼列車」。「Pullman」,最初專指在19世紀末到1960年代之間,由美國同名公司生產的卧鋪列車廂。在歐洲,指的卻是Pullman公司製造的餐車或是原版「東方快車」所屬公司的豪華開放座車。這些車廂通常都比今天的普通車廂更舒適。

從1977年開始,原版「東方快車」只運行到布加勒斯特便終止,不再繼續前往伊斯坦布爾。1991年開始,這趟火車再次縮短線路,只在巴黎與布達佩斯間運行;到了2001年,則縮短到了維也納,直到2007年為止。此後,儘管這趟列車依然沿用「東方快車」之名,卻是不折不扣的縮水版:每天晚上從斯特拉斯堡出發,第二天到達維也納。而車廂也與現代普通歐洲列車的車廂無異,火車票也是平常價格。就算上了車,也極少有人認得出它的「豪門」出身。兩年不到,連這條路線也從歐洲火車時刻表上消失了。敵不過各路高鐵的市場競爭,原版「東方快車」宣告退出歷史舞台。

今天的「東方快車」

我搭乘的這趟Venice Simplon-Orient-Express(簡稱VSOE),從1982年開通,主要路線是往返倫敦與威尼斯之間,偶爾也會運行巴黎到伊斯坦布爾這條懷舊路線。儘管不是1883年比利時人Georges Nagelmackers所創建的原版「東方快車」的直系後代,但應當是今天最「地道」的「東方快車」體驗:12節卧鋪車廂、3節餐車和1節酒吧車,全都來自1920-1949年之間CIWL製造的老車廂。此外,還有兩節服務人員的卧鋪車廂。在這趟旅行期間,我意識到一件事: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火車旅行,與今天我們心目中的火車旅行完全是兩種概念。當時「東方快車」的開通目的雖然是實用性旅行,車廂的設計與裝飾卻是十分講究:法國設計師René Prou在藝術裝飾時期的木板鑲嵌裝飾、全銅燭台、帶流蘇的燈罩。將過去的「普通列車」裝備放置到今天,都可以被歸入「奢華」類別。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