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歐佩克

歐佩克雄風不再

巴特勒:卡塔爾決定退出歐佩克是認清了該組織已不復昔日雄風,通過限產來控制油價的舊方法已經失靈。

卡特爾可能非常強大,但它們通常含有自我毀滅的種子——原因往往是運用對市場的影響力超過了極限,招致了反彈。這就是用一句話概括的歐佩克(Opec)歷史。

2008年油價被推升至150美元,供需雙方都對高油價作出了回應。供應方面,頁岩革命使美國石油日產量增加了760萬桶,未來還將繼續增加。而與此同時,自2000年以來,能源效率的提高讓發達國家的石油日需求減少了440萬桶。

歐佩克陷入了困境。上周歐佩克在維也納的會議宣布減少日產量120萬桶,促使油價小幅上漲。但即使是每桶63美元的價格,也意味著布倫特原油(Brent)自10月初以來下跌了26%。

在卡塔爾本月宣布將退出之後,歐佩克剩下的14個成員國中只有沙特阿拉伯能夠削減所需產量以推升油價。但就連沙特對市場的影響力也是有限的,以至於需要俄羅斯的支持,而俄羅斯並非歐佩克成員國,並且算不上可信。

其他成員國基本上無關緊要。大多數國家迫切需要儘可能多的收入,而那些能夠小幅減產的國家,如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科威特,從減產中得不到多少利益、甚至得不到任何利益,因為美國頁岩產量很容易彌補任何減產。歐佩克剛剛同意的減產是不夠的,油價可能很快回落至60美元以下。

其他人在獲益,而一度強大的歐佩克卻在承受痛苦。難怪卡塔爾不玩了。

如果供需平衡,日常油價將受政治環境的影響。今年的關鍵因素包括委內瑞拉供應量下降——今年截至10月份下降了26%——以及市場擔心美國制裁伊朗造成的衝擊。這兩個因素仍然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而一個唯一可靠的預測是:卡塔爾和其餘歐佩克成員只是價格的接受者,無力影響行情走向。

明智始於冷靜接受現實。歐佩克的地位已不復往昔。對卡塔爾和其他幾個國家而言,這意味著在當前這個通過限產控制油價的舊方法已不再奏效的世界裡,它們將必須自己照顧好自己。

每個國家都必須充分利用自己的資源。在揮霍能源出口收益50年後,這些國家必須將這些收益投入到能夠創造就業機會以及未來收入的行業中,以培養相對優勢和貿易的另外來源,並實現本國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卡塔爾穩固的液化天然氣(LNG)業務讓它的情況好過絕大多數產油國,而且該國在經濟多元化方面也遠比其他許多產油國成功。去年沙特領導的對卡塔爾的禁運——以卡塔爾涉嫌支持恐怖主義為由——無疑證明了卡塔爾的看法,即卡塔爾已無法再倚賴力量減弱的歐佩克。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2018年卡塔爾經濟的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將實現2.4%的增長,其政府也因財政穩定而贏得讚譽。該國的下一個考驗是利用其戰略地位在美國與伊朗的關係中扮演關鍵斡旋者角色。如果可以達成協議,伊朗的石油將重回市場——過去半年伊朗石油日出口量下降逾80萬桶。對於歐佩克和沙特阿拉伯現任領導層而言,這將是一個新的挑戰。

卡塔爾政府決定離開歐佩克不僅僅是對該組織投出的一張不信任投票,也是對市場已經發生改變的承認。卡塔爾是第一個離開歐佩克的成員。它不會是最後一個。

本文作者是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國王政策研究所(King』s Policy Institute)主席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